2017.04.03: “多速欧洲”再成争议焦点

2017.04.03: “多速欧洲”再成争议焦点

20.05.2017 00:25

所谓“多速欧洲”(又称“双速欧洲”)就是允许欧盟部分成员国在某些领域内以更快的速度推进政治一体化。这种构想由来已久,对此且早有争议。但欧盟在实践中却已部分实施了这一原则,如欧元区和申根区的建立就是范例。在《罗马条约》签订60周年之际重提“多速欧洲”构想,就表明欧洲的政治家们已开始用一种现实主义的态度来审视当前的动荡局势。然而对于“多速欧洲”这一模式,一些东欧国家颇为不满,它们担心由此可能会扩大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和社会落差,从而会形成“东西方之间新的铁幕”。此外,尽管“多速欧洲”为推动欧盟改革提供了一种选项,但其实施颇有难度。这是因为它将额外增加决策层次,从而使欧盟的行政管理更加不透明,且这一模式实际上摒弃了“一致通过”的表决机制,这将会撼动欧盟的根基。


“多速欧洲”有由来
“多速欧洲”这个构想由来已久。人们对其评价不一。德国著名社会学家乌尔里希·贝克(Ulrich Beck) 2012年在其《德国的欧洲:危机下新的势力分布图》(Das deutsche Europa: Neue Machtlandschaften im Zeichen der Krise)这本著作中就曾提到欧洲的三种分裂方式: 其一,欧元国和非欧元国的分裂; 其二,欧元集团内部的分裂(债权国vs.债务国); 其三,一个欧洲两种速度的分裂。贝克指出:“人们曾设想可由一组成员国在某些领域中较快地推进政治一体化,并在这个意义上可走在前面。这种想法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就多次讨论过。”贝克并提到,2000年5月12日,当时的德国外长约施卡·菲舍尔(Joschka Fischer)曾在柏林洪堡大学就欧洲一体化的目的性发表过讲演; 其中,他就“设想过这样一种‘力量中心’。它作为‘开路先锋’可起到完成政治一体化的火车头的作用。”但正如贝克所指出的那样,“这类建议历来是有争议的,因为它们违背了欧盟的自我定位和长期以来至高无上的一致原则。”即使菲舍尔本人2004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对此也持保留态度。他表示:“一种欧洲 ʻ开路先锋ʼ的构想,也就是一组成员国要在一体化方面更快地向前推进,也许一时会有些用处。但仅仅是在欧洲宪法确定的框架内。”针对记者所提“核心欧洲这一思想是否过时”这一问题,菲舍尔作了肯定的答复。他并强调:“对于那么多不同的国家,我们必须加强这个共同体的内部团结。通过欧盟宪法将对此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而另一方面,欧盟在实践中却也部分实施了这一原则。最典型的是欧元区的建立,28个成员国中只有19个国家加入了欧元区。此外,并非所有欧盟成员国都属于申根区。另在去年12月的欧盟峰会上,欧洲领导人决定在防卫政策方面加强合作时,一开始也并不是所有成员国都参与其中的。

今年2月3日,欧盟马耳他峰会刚结束,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就在马耳他首都瓦莱塔重新提出了“多速欧洲”这个构想。她表示,过去数年的历史表明,“同样会出现一个多速欧洲,这就是说,不是所有人一直参与到相同的一体化进程中去。”如上所述,“多速欧洲”这个构想并非新颖。但令人感到新鲜的是,默克尔在当下重新提出这个有数十年历史的构想,并对它表示了明确的支持。默克尔的上述表态,实际上就是坦陈人们用一体化的辞藻和强调欧洲的共同点已不再能推进欧洲一体化的进程了。现今,不仅英国人要脱欧,而且在整个欧洲大陆上,民粹主义浪潮正在危及欧盟的生存。默克尔在此时此刻作出上述表态,实际上就表明,在有关欧盟未来的讨论中,欧洲的政治家们已开始用一种现实主义的态度来审视当前的动荡局势。

3月6日,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德国总理默克尔、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和意大利总理保罗·真蒂洛尼在法国巴黎近郊的凡尔赛宫举行会晤,力挺“多速欧洲”这一模式。虽然这只是一次非正式峰会,但奥朗德有意识地将它安排在一个富有象征意义的地点来举行。奥朗德表示:“至今差不多已有一百年了。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欧洲强权聚首在凡尔赛这里。它们渴望和平。但欧洲统一犹如一个乌托邦。”

现在,百年之后,虽然这一空想变成了现实,但还远未成为不言而喻之事,还远未脱离险境。为此,法、德、意、西四国领导人在会晤后发表声明,支持构建一个“多速欧洲”,以推动欧盟一体化的进程。

“多速欧洲”引争议
欧洲民粹主义者的迅速崛起,欧盟内部的意见不一,民众对这一联盟的不满,对此欧洲的政治家们必须作出答复。德国总理默克尔坦诚:“我们正处在一个艰难且紧张不安的阶段。”如何才能摆脱这一困境? 法国总统奥朗德认为决计不能用更分散的欧洲来作为答复。“如果欧洲被缩减成仅仅拥有共同市场或共同货币,而在政治上减少分量的话,那将确实会成为一个落后的欧洲。维持现状决计不能成为解决方案。”但在现今讨论欧盟改革时重提“多速欧洲”这一模式却引发了激烈的争论, 并再次凸现了东、西欧之间存在的沟壑。

对于“多速欧洲”,一些东欧国家颇为不满。它们对西欧若干大国一味向前狂奔持批评态度。波兰总理貝婭塔·席多就要求,在欧盟改革方面,不仅仅只是让“老成员国”发表意见。她表示:“我们作为新成员国也应该说出一些看法。”这位波兰总理表示: “我们拒绝谈论任何与多速欧洲有关之事。”另据德国电台网站(www.deutschlandfunk.de)3月20日报道,波兰执政党法律与公正党主席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宣布要尽一切力量来阻止“双速欧洲”。按照他的说法,这种模式对波兰而言就意味着被挤出欧盟或被降级。

此前,罗马尼亚对“多速欧洲”也持反对态度。它认为,一种有区别的一体化可能会扩大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和社会落差。罗马尼亚总统克劳斯·约翰尼斯还就这一专题与现任欧盟轮值主席国马耳他的总理约瑟夫·穆斯卡特进行了讨论。约翰尼斯认为,这样一种新形态模式可能会导致联盟项目的解体。约翰尼斯和罗马尼亚总理索林·格林代亚努在与马耳他总理讨论时还着重强调,就英国脱欧后的共同市场以及对欧盟民众在英国权利所作出的决定需要获得一致通过。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觉察到了这一点。针对“多速欧洲”这一构想,容克3月10日在欧盟春季峰会后就表示,他“不无惊异地断定,这被一些同事视作引入新的界线,并看成是打造东西方之间新的铁幕”。但容克否认了一些成员国怀有这种意图。

默克尔在参加上述法、德、意、西四国峰会时则表态道:“一旦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参与的话,我们必须也要有勇气让一些国家先行一步。多速欧洲是必要的,否则我们将会停滞不前。这对所有人都必须始终是开放的,没有人会被排斥在外。但也不必强制每个人都参与每个项目。”这位德国女总理以此驳回了对她所推崇模式会形成第一和第二等级欧洲的担忧。她并强调,“多速欧洲”早已是今天的现实。作为例子她同样提到了欧元区、没有边境检查的申根区或者只有一部分成员国在离婚法上的合作。默克尔指出:“这是成员国可以自行作出决定的项目。”她表示,每个国家都可参与,但并不是每个国家都必须“使用这个权利”。

法国总统奥朗德则表示:“必须存在这种可能性,即一些国家更迅速并用更大步伐向前行进,而并未使27个成员国圈子失去团结和凝聚力。”卢森堡首相也声称,“相对于根本没有速度”,他“宁愿选择两种速度,而眼下我们正停滞不前”。从现在来看,东、西欧在“多速欧洲”这一问题上的争论将会持续下去。

“多速欧洲”难实施
3月1日,欧盟委员会在布鲁塞尔发表了《欧洲未来白皮书》(Weißbuch zur Zukunft Europas) ,探讨了英国脱欧后维护欧盟27个成员国一体化的路径。容克指出:“这本欧盟委员会的《白皮书》描述了这个由27个成员国所组成的统一欧洲今后可走的道路。这是一个进程的开端,而不是结束。”“欧洲的未来掌握在我们手中。”这个文件阐明了这一发展所处的内外部环境,那就是技术对劳动世界的影响、对全球化的惧怕、安全风险以及民粹主义的崛起。为此,该《白皮书》提出了未来的五种前景,从一个纯粹的共同市场一直到一个完全一体化的联盟; 其中也包括“多速欧盟”这一选项。这就是说,欧盟维持现状,但一些成员国则组成“志愿者同盟”或多个群体。这些群体将在诸如防卫、内部安全、税务或社会福利等特定领域内以更快的速度向前推进。这就意味着,新的成员国群体商定特殊的法律和财政条例,以便在所选领域中深化合作。

当然,《里斯本条约》已提供了“常务结构合作”(Ständige Strukturierte Zusammenarbeit)机制, 因而在现有框架中就可做到这一点。此外,欧盟委员会预算事务专员冈特·厄廷格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还对“多速欧洲”构想作了如下解释:“多速,肯定不是所有事的解决方案,但它是一种补充机制。”“在移民和难民政策、在防卫或反恐斗争等方面,我们要继续推进欧洲的一体化,但在其他领域中,我们则要使欧洲倡议的数量保持得很小。”他也强调,在若干领域中,一些成员国将走在前面,而其他成员国将不会参与。

但从目前来看,“多速欧洲”模式的实施还是有相当难度的。其一,正是由于部分国家在这种模式中未参与一些特定领域中的合作,会产生被甩在后面的感觉,因而不利于欧盟整体的团结和发展。其二,由于在欧盟内将会形成若干“志愿者同盟”或群体,这样就会额外增加决策层次,从而使欧盟的行政管理变得更加不透明。这也是在构建“多速欧洲”时必须顾及的。其三, 虽然作为欧盟最高权力机构的欧洲理事会对不同问题采用不同的表决制度,其中包括从2014年起开始试行的“双重多数表决制” (即有关决议必须至少获得55%的成员国和65%的欧盟人口的赞同才算通过),但在共同外交与安全政策及其他重大问题上,欧洲理事会仍采用“一致通过”的表决机制。一旦全面推行“多速欧洲”模式,实际上就摒弃了这一机制。这将会撼动欧盟的根基。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日前在接受德国电视二台“今日网站”坦陈:“多速欧洲”不一定是我最喜欢的前景,我最中意的前景可能是27个成员国一起来做所有事。”尽管如此,“多速欧洲”模式还是为推动欧盟改革提供了新的思路。上述《白皮书》在其结束语中指出:欧洲现正处在十字路口。机会和挑战均等。这可以成为欧洲的伟大时刻,而其前提则是所有27个成员国共同且果断地利用这个时机。

2017年3月25日是被视作欧盟“出生证明”的《罗马条约》签订60周年的纪念日。在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缺席的情况下,欧盟27个成员国的国家和政府首脑在罗马卡比托利欧山上的元老宫里共同签署了新的《罗马宣言》,提出了未来十年的规划,从而为欧洲的进一步发展指明了方向。而东、西欧则在“多速欧洲”问题上取得了妥协,找到了能够被各方共同接受的下列表述:“我们将采取共同行动,在需要之处将用不同的速度和强度,但朝着同一方向行进……,并向每个后来者敞开着大门。”当然,在实践中究竟能否全面推行这一模式至今还不得而知。

德国总理默克尔在签署新《罗马宣言》后表示,对于欧洲而言,这是一个大好日子,现在必须着眼于未来。此前她还曾强调,尽管我们遇到各种问题,欧盟仍“是一个成功的模式”。但波兰总理貝婭塔·席多则认为,民族国家政府和议会必须被推至“欧盟的中心”。这是“提高欧盟民主合法性的唯一途径”。尽管见仁见智,意见不一,但正如新《罗马宣言》结束句所言:“欧洲是我们的共同未来”,欧盟27个成员国只有抓住当前时机,继续推动一体化进程,方能应对21世纪的新挑战。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Kommentare评论
  • Dr.Yuan
    20.05.2017 07:32

    欢迎大家评论!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0
Xobor Xobor Blogs
Datenschu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