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叙利亚政策令人难以捉摸

美国对叙利亚政策令人难以捉摸

20.05.2017 07:49

唐纳德·特朗普在选战中曾声称,要与俄国和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一起打击“伊斯兰国”(IS),并表示反对“更迭政权”。秉承特朗普的这一意旨,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2017年3月30日表示: “阿萨德的长期地位将由叙利亚人来决定。”4月4日,由叙利亚反对派控制的西北部小城汗谢洪(Khan Sheikhun)遭到激烈空袭后,大量平民疑遭沙林毒气的毒害。特朗普认为,这一惨案已“越过了许多许多条红线”,并改变了他对叙利亚和阿萨德的态度。作为报复措施,美国向叙利亚境内的一个空军基地发射了59枚战斧巡航导弹。而俄国则对这场毒气事件持不同看法。现俄美双方同意让独立方对该事件进行调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出于地缘政治的考量,俄国不会轻易改变其支持阿萨德的立场。俄美双方在叙利亚问题上的博弈还将持续下去。


特朗普的初衷
唐纳德·特朗普很少掩饰自己对强制进行政权更迭的厌恶。即使对独裁者他也持这种态度。这位美国新总统认为美国把伊拉克萨达姆·侯赛因和利比亚穆阿迈尔·卡扎菲赶下台是后果严重的错误。在特朗普的眼中,萨达姆和卡扎菲是稳定之锚。

按照特朗普的观点,在叙利亚现在不应把更迭政权作为追求目标。美国驻联合国女大使尼基∙黑利今年3月30日就声称:“我们不再把集中力量推翻阿萨德摆在优先地位。”她指出,前任政府曾这样做过,但我们现在要审查一下,如何才能真正为叙利亚人民做成一些事。这位女大使并强调,人们必须“接受现实”。

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曾把阿萨德下台作为实现和平进程的条件。但奥巴马的继承者特朗普则把打击“伊斯兰国”(IS)置于绝对优先地位。特朗普在选战中就曾指出,虽然他不喜欢阿萨德,但阿萨德在“击杀”IS。特朗普并表示要与俄国和阿萨德一起打击IS,且声称反对“更迭政权”。据统计,他至少14 次在推特上垦请其前任巴拉克·奥巴马不要插手叙利亚。前一段时期,美国新政府正在逐渐取消上届政府所作出的一些决定。特朗普一上台就要求制定抗击IS的计划。自此以来,美国已加强了在叙利亚对IS的攻势。这位新总统且大大增加了美军在这个国家的数量。此外美国政府还声称,对在空袭IS时与俄国进行合作持开放态度。在此同时,美军并放松了空袭作战规则。这至少可从近期平民伤亡数量增加这一点上得到证实。

秉承特朗普的意旨,3月30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访问土耳其期间表示:“阿萨德的长期地位将由叙利亚人来决定。”此言一出,立即激起巨大反响。德国媒体惊呼:“美国表明要改变对叙利亚的方针”(《明镜在线》[Spiegel Online] )、“独裁者阿萨德允许留任”(《柏林晨报》[Berliner Morgenpost])等语。但叙利亚反对派则坚决要求阿萨德下台。反对派发言人艾哈迈德·拉马丹声称,蒂勒森的表态是向那些“要把巴沙尔·阿萨德强加给叙利亚人民”并支持这位总统在政治上生存下去的人发出的一个重要信息。而对于美国资深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和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 来讲,在叙利亚问题上特朗普是想要达成一个“浮士德式契约”。因为即便是间接承认阿萨德的合法性,也是对其多年来的凶杀置之不理,并使美国更多地成为其“帮凶”。而特别令这两位参议员感到费解的是,特朗普的亲信们正在宣扬这样一种观点,即只有让阿萨德赢得内战,人们才能有效地打击在叙利亚的IS恐怖组织。由此可见,特朗普不再坚持要让阿萨德下台的做法即使在他自己所在的共和党内也遇到了不小的阻力。

急转弯的起因
2017年4月4日,由叙利亚反对派控制的西北部小城汗谢洪(Khan Sheikhun)遭到激烈空袭后,大量平民疑遭沙林毒气的毒害。截至4月6日晚间,至少已有86人丧生。该事件发生后,联合国安理会召开紧急会议。俄罗斯常驻联合国副代表弗拉基米尔·萨夫龙科夫在发言中转述了俄国国防部和叙利亚政府的声明,声称该惨案是因叙利亚政府军空袭时击中反政府武装的化武工厂并造成泄漏而引起的。而美国及西方其他一些国家则认为阿萨德政府必须对这起毒气攻击事件负全部责任,但至今尚未能提供确凿的证据。当然,叙利亚政府也不愿在查清这起惨案方面进行合作, 并抵制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美国、英国和法国提出的要求对所涉及城市周围进行调查的动议。

4月5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与约旦国王阿卜杜拉二世·本·侯赛因联合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宣称,用毒气杀害儿童已“越过了许多许多条红线”,特朗普并表示:“我对叙利亚和阿萨德的态度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此后他甚至还把这位叙利亚总统称作是“人类的耻辱”。

2012年8月20日,美国前总统奥巴马曾给使用化学武器划下一条“红线”。他声称:“我们已经明确表示,一旦大量的化学武器在运行中或被投入使用,则对我们来讲就已越过了一条红线。”当阿萨德2013年越过这条“红线”向反对派投掷毒气弹时,普京曾提出“化武换和平”的方案救了阿萨德一命。但却也让迟迟不对叙利亚政府采取军事行动的奥巴马背负了软弱的骂名。而作为这次对叙利亚越过红线所采取的报复措施,4月7日,位于地中海的美国海军驱逐舰向叙利亚境内的一个空军基地发射了59枚战斧巡航导弹。但在动武之前,美国将这次行动告知了支持阿萨德的俄国政府。

当然,这次美国在不到一周时间内在叙利亚问题上所作的180度大转弯也留下了许多没有解决的问题。这可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数次表态的措辞中可见一斑: 蒂勒森3月30日的表态是承认现实:“阿萨德是总统。只有叙利亚人才能决定其未来。”而4月6日,这位国务卿又表示,在领导叙利亚人民方面,阿萨德将不再扮演任何角色。期间,媒体公布了这次化学武器受害者的照片。为此,蒂勒森并宣布,华盛顿已与国际盟友在推动一个结束阿萨德执政生涯的进程。但这已明显背离了特朗普至今不强行更迭对美国不构成直接威胁国家政权的路线。

令人颇感惊奇的是,在这次美国向叙利亚空军基地发射导弹的当晚,蒂勒森又在努力给人造成这种印象,即华盛顿不会再用进一步的军事打击来动摇大马士革的政权。然而,美国驻联合国女大使尼基•黑利在这次导弹袭击后却声称:“我们已准备好采取更多行动,但我们希望这 将会是不必要的。”尼基·黑利并强调,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不得再次使用化学武器。由此可见,美国在叙利亚问题上至今仍左顾右盼、举棋不定,无传统意义上的外交准则而言。为此,美国华盛顿智库战略和国际研究中心的凯瑟琳·希克斯曾一针见血地指出,特朗普对外政策的明显特征是“不可预见、本能驱动及不受约束”。对于世界上其他国家而言,美国的这种决策机制隐含着极大风险。

阿萨德的去留
从目前来看,汗谢洪惨案中有两个问题尚待澄清:其一,在俄国和伊朗的大力支持下,阿萨德在夺得阿勒颇后,叙利亚政府军在对阵反对派武装和极端组织时在军事上已占明显优势,且美国人在惨案发生前也不再坚持要求阿萨德下台。在这种情况下,阿萨德为何还要冒天下之大不韪再次动用化学武器?其二,3月30日,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刚作了只有叙利亚人才能决定阿萨德未来的表态,从而引发了叙利亚反对派的强烈不满。数日之后即发生了汗谢洪惨案。人们不禁要问: 这起惨案的发生时间为何如此蹊跷?

至今,俄国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把自己视作中东地区稳定的维护者。对他来讲,伊拉克和利比亚现今的境况极其悲惨。普京要尽一切力量来避免外部军事干涉。他反对改变叙利亚的现状,并要维持阿萨德政权。此外,这位俄国总统还把叙利亚视作其重要的战略堡垒。当然,阿萨德政权在叙利亚内战中的许多所作所为也并不中普京意。但克里姆林宫究竟能对叙利亚政府施加多大影响至今还不得而知。在这次美国发射导弹空袭叙利亚后,俄国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的回答是毫不含糊的: 如同2003年进攻伊拉克那样,美国的这次空袭是一种“侵略行径”,它并未得到联合国安理会的授权。俄国向美国发出的重要信息是:特朗普的单独行动可能会使俄美关系受到长期损害。作为第一反应,普京立即宣布一项有关避免俄国和美国战机在叙利亚相撞的协议无效。

汗谢洪惨案事发后,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和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均把这一事件称为战争罪行。但德国外交部长西格玛尔·加布里尔则持谨慎态度。他表示:“我们还不知道谁要对毒气攻击负责。”“现在我们必须着手查明此事。”加布里尔4月8日在德国电视二台上并声称,俄国外长拉夫罗夫在一次电话中向他保证,俄国政府将不会阻止到现场进行调查,以便弄清“究竟在那里发生了什么事”。加布里尔希望,这是“一个严肃认真的提议”。此外,这位德国外长还警告道,不允许叙利亚军事局势进一步升级。他强调,为此就需要冲突各方加强合作。“人们不能将此看成仅仅是俄国和美国之事。它也涉及伊朗、沙特阿拉伯和其他邻国。”加布里尔并表示,必须作出尝试,“利用这一使所有各方均感震惊的时刻, 让不同的派别坐到一张谈判桌上”。而首先则必须要让俄国放弃“对阿萨德坚定不移的忠诚”。

4月10至11日,7国集团在意大利卢卡举行了外长会议,叙利亚问题成了重头戏。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强调,美国将继续把打击在叙利亚及其邻国伊拉克的IS 置于优先地位。但他同时明确表示,阿萨德总统家族的政权行将结束。这位国务卿并把美国这次对叙利亚空军基地的袭击称作是对阿萨德政府“暴行”的答复。在外长会议结束后,蒂勒森在意大利卢卡呼吁俄国结束对叙利亚总统巴萨尔·阿萨德的支持。这位国务卿随即访问了莫斯科。此间媒体认为,蒂勒森在出访俄国前对俄发表的一些批评性言论表明,美国的对外政策正在发生变化。而俄国外交部则声称,自冷战结束以来,俄美关系还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但俄国人随即表示,人们把希望寄托在建设性的交谈上。

据报道,在这次蒂勒森访俄期间,俄美双方在叙利亚问题上发生了争执。蒂勒森表示,美国坚信叙利亚政府使用了近50次化学武器。俄方对此则持不同意见。但双方至少同意让独立方对使用毒气事进行调查。拉夫罗夫并表示:“我个人的印象是,在所有问题上都不缺少对话前景。”当然,在蒂勒森访俄前,普京就已向俄国“Mir”电视台表示,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俄美关系已经明显转冷。“人们可以说,在工作层面特别是在军事层面上的信任水平不是提高了,而是降低了。”对于伊德利卜省的毒气攻击事件,普京认为有两种可能的解释: 其一,这里所涉及的是一件精心策划之事,被用来败坏叙利亚领导人的名声;其二,叙利亚空军击中了一个秘密的化学武器工厂。而俄国则怀疑叙利亚反对派拥有化学武器。

从目前来看,基于地缘政治的考量,俄国决计不会轻易改变其支持阿萨德的立场。至今,在联合国安理会上提出的所有试图调查叙利亚这次化武攻击事件的决议案均遭俄国否决。此外,普京还须顾及阿萨德的另一铁杆支持者伊朗的态度。因而,阿萨德暂时还会留在台上,并将会继续对反对派武装和极端组织采取重大军事行动。但一旦他置美国的这次警告性空袭于不顾,在军事行动中继续造成平民巨大伤亡的话,那么按照白宫新主人现在的逻辑,美国将会重新进行军事干涉。如果俄国仍然坚定地站在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一边,则甚至可能会导致俄美两国发生直接军事冲突,其后果将不堪设想。从目前来看,虽则形势尚不至于会恶化到这种地步,但俄美在叙利亚问题上的较量还会持续下去。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0
Xobor Xobor Blogs
Datenschu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