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给了英国“硬脱欧”的底气

特朗普给了英国“硬脱欧”的底气

25.05.2017 00:35

特朗普给了英国“硬脱欧”的底气
2017.03.01


新年伊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把欧盟视作一种过时的运营模式,并对美国造成损害。他认为“英国脱欧是明智之举。”入主白宫后,特朗普随即宣布要与联合王国保持密切的贸易关系,从而让计划“硬脱欧”的英国首相特雷莎·梅(Theresa May) 吃了定心丸。此前,梅曾在伦敦发表演说,提出了12个战略目标,勾勒出了“硬脱欧”的概貌与前景。在英国最高法院作出裁决后,议会下院已三读通过了英政府提出的脱欧法案。预计该法案在上院也将获得通过。英国首相梅可在3月底前按《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规定正式启动脱欧程序。英国“硬脱欧”将会给欧盟和德国带来一系列的难题。但最令人担忧的是,一旦英国在经济上成功地实现“硬脱欧”,则将会在政治上增强欧盟各成员国反欧派的力量,从而危及欧盟的生存。


特朗普力挺“英脱欧”
2017年初,在入主白宫前数日,特朗普接受了英国《泰晤士报》(The Times)和德国《图片报》(Bild)的采访。 在谈到欧盟时,特朗普强调:“我对欧洲深怀感激之情。”但这只是一句客套话。特朗普随即把欧盟视为一种过时的运营模式,并对美国造成损害。他认为建立这一共同体的部分原因是要“在贸易上打击”美国。而实际上,建立欧盟的初始动机是要重建二战后的欧洲。遗憾的是,这一点并不符合特朗普的生意视野。他宣称:“各个国家要求各自的特性。” 作为美国总统来讲,他更愿意与单个国家而不是与一个国家联盟进行谈判。因而,特朗普在访谈中表示:“从根本上来讲,欧盟是德国的工具。因而,我认为英国脱欧是明智之举。” 他预言,还会有其他国家脱离欧盟。

从目前来看,特朗普入主白宫后,对欧盟的压力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是特朗普的对俄政策可能会分裂欧盟。特朗普已明确表态,他不愿延续其前任对俄所采取的强硬路线。美方在对俄制裁问题上的立场转变可能会使至今对弗拉基米尔·普京(Влади́мир Пу́тин)持强硬立场的默克尔陷入困境。一位联邦政府内阁成员曾表示:“一旦特朗普反对制裁,欧洲在这一问题上就不会团结在一起。”当然, 亲俄的美国国家安全顾问迈克尔·弗林(Michael Flynn)已于2月13日“闪辞”,原因是他就职前曾与俄国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亞克(Серге́й Кисля́к)在一次通话中讨论过美国对俄制裁事。由于此事发生在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任职期间,因而触犯了禁止美国平民参与外交事务的《罗根法》(Logan Act)。弗林请辞后,特朗普本人则与普京拉开了距离,他要求俄国将克里米亚半岛归还给乌克兰。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2月18日在慕尼黑安全会议上也对莫斯科兼并乌克兰领土进行了尖锐的抨击,并声称《明斯克协议》是不可讨价还价的。但美国总统特朗普今后对俄究竟会推行何种政策,至今尚未明了。

其二是特朗普将促成英国“硬脱欧”。在英国脱欧问题上 ,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曾试图向英国说明,它在脱欧后不能期待很快可与美国签订自贸协定。但特朗普显然将会在达成这种协议方面优先照顾英国人。

1月27日, 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访美。一个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加强与美国的经济联系,以减轻退出欧盟共同市场将会带来的后果。特雷莎·梅是美国新总统特朗普接待的第一位外国政府首脑。特朗普谈及两国“十分特殊的关系”,并宣布要与联合王国保持紧密的贸易关系。梅也表示:“我相信,美国和英国之间的贸易协定是符合两国利益的。”这次访问让意欲“硬脱欧”的英国首相吃了定心丸。
德国基社盟党人、经济专家马库斯·费贝尔(Markus Ferber)指出:“特朗普加强了英国人的谈判地位。”社民党的外事专家乔·莱恩(Jo Leinen)也断定:“如果是克林顿(Clinton)当选的话,英国最多只能是ʻ软脱欧ʼ。” 

英政府坚推“硬脱欧”
英国在2016年6月举行脱欧公投后,特雷莎·梅在何时启动脱欧问题上确实伤透脑筋。英政府原先宣布2017年3月底正式启动脱欧程序。 但2016年11月,英国高等法院作出裁决,政府无权启动脱欧,只有议会才有权做此事。最后官司打到英国最高法院。2017年1月24日, 最高法院脱欧判决结果出炉: 政府启动脱欧程序必须经过议会上下院的批准,但无需征得地方议会的同意。
当然,在特朗普的力挺下,特雷莎·梅早已有了底气。她已决定让英国“硬脱欧”。在最高法院作出裁决的前一周,这位英国女首相1月17日在伦敦发表演说,提出了12个战略目标,勾勒出了“硬脱欧”的概貌和前景。《明镜在线》(Spiegel Online)将其要点归纳如下:
─这位英国女首相力求与欧盟签订广泛的自贸协议和新的关税协定。
─梅要求明显减少来自欧盟的移民。来自欧盟的移民不能像至今那样立即在英国生活和工作。
─英国政府不再听命于欧洲法院(Europäischer Gerichtshof)。
─在未来的反恐战斗中,梅要与欧盟进行合作。
─英国应停止向欧盟支付预算摊派费。但梅对此作了保留,那就是英国会继续参与“某些欧盟项目”。
─英国议会应对谈判结果进行表决。
─梅并强调了与爱尔兰的特殊关系。她要找到一种可行的解决方法,一方面保证联合王国的领土完整,另一方面又不阻止在边境地区的往来。
梅表态道:“在我们离开时,我们并不追求保留部分成员资格。”这就是说,联合王国必须退出欧盟共同市场。英国人今后不得不交纳关税。但另一方面,英国也不再承担让欧盟外国人来自己国家工作的责任。而这一点正是脱欧拥护者的主要要求。

在最高法院作出裁决后, 2月1日,脱欧大臣大卫·戴维斯(David Davies)在议会下院让脱欧计划亮了相。但这份由英国保守党推出的脱欧《白皮书》并没有多少新意。该《白皮书》主要阐述了英首相梅1月1 7日所提出的12个目标。从中可以看出,伦敦正力推“硬脱欧”。当然,在退出欧盟共同市场和关税同盟后,英国将谋求与欧盟缔结一个新的自贸协议。英政府并表示,这个拟签订协议的某些方面可以采纳目前为进入共同市场所签协议的部分内容。

当然,许多问题仍悬而未决。譬如,该计划对在移民政策中今后是否会优先照顾来自欧盟劳动力这一点并未作出说明。文件还宣称,要开放北爱尔兰和欧盟成员国爱尔兰之间的边境。但它没有就如何实施严格的移民政策提供答案。此外,关于苏格兰的章节也有类似问题。爱丁堡一定要保留进入共同市场的渠道。虽然《白皮书》陈述了苏格兰的这一立场,但它没有提出具体解决办法。
数月以来,英政府一直拒绝向公众提供有关“英脱欧”的具体内容。梅的算计是: 如果她事先尽可能少地透露信息,那么就可以改善她与欧盟谈判时的地位。但最高法院作出的裁决迫使英政府向议员们靠拢。政府推出脱欧《白皮书》就是试图在这方面向在野派作出让步。但戴维斯本人有关他不能提供更进一步细节的表态引发了在野派的强烈不满。
当然,议员们现处于两难境地。虽则许多议员拒绝“英脱欧”,但议员们又觉得受到去年6月23日脱欧公投结果的制约。因而,议员们不愿投票阻止“英脱欧”。

2月8日晚,英国议会下院以494票支持、122票反对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第三读的英国脱欧法案。从2月20日起,议会上院已开始对这一法案进行审议。预计该法案在上院最终也将获得通过。英政府希望在3月7日前完成所有立法程序。
只有在英国议会上下院均对上述脱欧法案开绿灯后,特雷莎·梅才能按照《里斯本条约》第50条的规定正式
启动脱欧程序,与欧盟开始进行谈判。

欧罗巴面临大难题
至今欧盟内只有英国和法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并拥有核武器; 在军事和安全政策方面英国也占据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英国脱欧将导致作为多极世界中一极的欧盟实力大损。

此外,英国“硬脱欧”还将会给欧盟和德国带来其他难题。对此,欧盟和德国必须要有清醒的认识和充分的思想准备。

其一,英国有可能成为避税天堂。在1月17日的演讲中,特雷莎·梅声称,她并非有意要使欧盟进一步解体。梅表示:“我们不愿削弱共同市场,我们不愿削弱欧洲联盟。”她指出,英国将继续是其余27个欧盟成员国可靠的伙伴; 为此,英国将力求与欧盟达成广泛的自贸协议以及新的关税协定。但这位英国女首相同时也警告欧盟,不要惩罚英国。她并暗示,如果出现这种情况的话,英国有可能会考虑改变其经济模式。梅的这种说法使人担心英国会通过降低公司所得税来成为避税天堂。此前,英国财政大臣菲利普·哈蒙德(Philp Hammond)就曾含蓄地表示,伦敦可能会对欧盟推行较为强硬的路线。在接受德国《星期日世界报》(Welt am Sonntag) 采访时,哈蒙德就提及英国可以通过明显降低公司所得税来实施威胁。一旦英国降低公司所得税,则将会在欧盟成员国内部引发一场减税比赛。这不利于欧盟财政稳定。

其二,欧盟预算将会出现缺口。英国前首相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1984年通过斗争获得了所谓的“英国回扣”。但英国至今仍是一个净缴费国。这就是说,它所缴纳的预算摊派费远远高于它所获得的返回费。2015年,这个差值是115亿欧元。一旦英国脱欧,英国留下的经费缺口必须要由其他国家来填补。而其中最大的份额将则要由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德国来承担。

其三, 英镑贬值立马使出口英国的产品变贵。自2016年6月23日(英国脱欧公投日)至2017年2月23日, 8个月内英镑兑美元汇率已贬值逾17%,英镑兑欧元也下跌了10%左右。这就意味着,欧盟其他成员国出口至英国的产品变贵了,从而就减少了英国对其他成员国产品的需求。其结果是: 订单减少,利润下降。迄今为止,英国是德国的第三大出口市场,出口额达890亿欧元。英镑汇率跌跌不休,对德国企业的打击尤为沉重。

其四,德国汽车等行业已首当其冲受到影响。按照德国汽车工业协会(VDA)的统计,每5辆在德国生产的汽车中就有1辆出口至联合王国。因而,VDA主席马提亚斯·维斯曼(Matthias Wissmann)提请注意关税。一旦关税提高,商品变贵,也将会影响销售额。宝马公司2015年在英国共销售了236,000辆汽车,占其全球销售量的10%。梅赛德斯-奔驰公司的这个占比是8%, 大众集团是6%。欧宝公司报告称,在英脱欧公投后,该公司在英国的“销售额已明显下降”。此外,德国机械制造、化工等行业也将受到负面影响。英国是继美国、中国和法国之后德国机械制造业的第四大出口市场, 2015年对英国的出口额为72亿欧元。而德国化工业2016年对英国的出口额高达129亿欧元, 占该行业整个出口金额的7.3%。一旦英脱欧导致投资和消费环境恶化,则这些行业的业务都将难逃走下坡路的厄运。

其五,在英国的欧盟公民以及在欧盟居住和工作的英国人的权益尚未得到切实保障。按照欧洲统计局(Eurostat) 的统计,2015年共有299万欧盟居民生活在英国,其中87万人来自波兰。根据《欧盟人权公约》,这些欧盟公民是不能被驱逐出境的。反之,这也同样适合于在其他欧盟成员国生活和工作的逾100万英国人,其中约有30万人居住在西班牙。这400万人现在都对其未来的权益感到困惑不安。

除此之外,更为严重的是,一旦英国在经济上成功地实现“硬脱欧”,则将会在政治上对欧洲大陆造成极大的威胁。2016年,英伦三岛的经济远没有像预测的那样急剧衰退。 在受到最初打击后,工业生产又重新恢复了过来。如果英国人证明,即使没有欧盟自己也能保证经济有序增长,则将会增强欧盟各成员国反欧派的力量,从而危及欧盟的生存,因而对此决计不能掉以轻心。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0
Xobor Xobor Blogs
Datenschu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