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克尔的万能武器

默克尔的万能武器

03.06.2017 19:58

彼得•阿尔特迈尔(Peter Altmaier)是德国总理府主任、 联邦情报局监管者、难民事务协调人,现又在参与制定基 民 盟 竞选纲领 时 “ 负总责 ” 。《 明镜 在线 》 (Spiegel Online) 把他称作是“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的万 能武器”。社民党和自民党对这位总理府主任承担选战任务进行了激烈抨击。但阿尔特迈尔本人却为之作了辩解。默克尔在联邦大选前的关键时刻启用阿尔特迈尔参与选战,一方面说明她对其挑战者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的重视,另一方面也可看出深得这位女总理信任而又能帮她排忧解难的人少得可怜。虽然从现在来看, 默克尔第四次连任总理少有悬念,但她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女总理祭出的万能武器这次究竟能否奏效,人们还将拭目以待。


联邦总理的大管家

当安格拉•默克尔上世纪 90 年代初在基民盟内开始其仕途生涯时,她在党内主要依靠的是一批像她那样初涉政坛且尚未结帮成派的人, 其中包括诺贝特•勒特根 (Norbert Röttgen) 、 埃 克 哈特• 冯 • 克拉 埃 登 (Eckhart von Klaeden)、弗里德贝尔特•普弗吕格尔(Friedbert Pflüger)、 罗 纳德• 珀 法拉 (Ronald Pofalla)、 希尔 德加 德• 米勒 (Hildegard Müller) 等人。阿尔特迈尔是这批人中最后仅存 且最不随俗者。其他所有人早已不再属于这一系列。勒特根虽然还在,但早已失宠。
早在 1974 年, 阿尔特迈尔就已加入青年联盟(Junge Union),1976 年并成了基民盟党员。自 1991 年起,他就是萨尔州基民盟执委会委员。从 2008 年起,阿尔特迈尔并担任了萨尔州基民盟副主席。此外,他还是基民盟联邦执委会成 员。
这位法律学者曾先后在萨尔州立大学的国家法和国际法 教授那里以及该校欧洲研究所工作过。随后,阿尔特迈尔又成了欧盟委员会的官员。从形式上来讲,他至今还保持着这一身份,只是暂时停职而已。1994 年,阿尔特迈尔首次进入联邦议会。当时他只有 36 岁。阿尔特迈尔是基民盟内少数长期与绿党保持联系的议员。他与许多绿党成员至今彼此还以 du (你)称呼。绿党议会党团主席安东•霍夫莱特 (Anton Hofreiter) 属于该党左翼。他甚至请阿尔特迈尔在自己的新书发表会上致词。
阿尔特迈尔并不是以坐直升机的速度,而是一步步向 上升迁的: 他担任过法律顾问,内政部议会国务秘书, 2009 年接替诺贝特•勒特根出任联盟党议会党团第一总管, 后又在第二届默克尔政府中担任过环保部长,在第三届默 克尔内阁中,他出任联邦特殊事务部部长兼总理府主任,成了默克尔的大管家。阿尔特迈尔似乎已登上了自己政治生涯的顶峰。人们不禁要问: 他还指望得到什么职位? 或许是联盟党议会党团主席吗?
在基民盟内,阿尔特迈尔属于现代化追求者。在新闻记者眼中,他善于交际,且熟悉网络。据德国《商报》(Handelsblatt) 报道,阿尔特迈尔是“第一批积极使用推特的顶级政界人士之一”。
据报载,阿尔特迈尔至今在推特上已发出了 近万条推文, 并有超过 150000 个追随者。德国媒体和交际研究所的一项研究表明,与其他政界人士相比,阿尔特迈尔“更感兴趣与追随者通过对话达成一致”。这位总理府主任在推特上所用的语言有英语、法语以及他在布鲁塞尔期间所学的弗拉芒语。阿尔特迈尔对涉及奥托•冯•俾斯麦 (Otto von Bismarck)至魏玛共和国末期那段历史的书籍情有独钟 。
阿尔特迈尔深得联邦总理默克尔的信任,并一再被委以重任。在提到默克尔与阿尔特迈尔的关系时,为了强调密切的程度,此间媒体常常喜欢用“最”这个字眼:“默克尔最重要的亲信” (《维基百科》语),“默克尔手下最有权势的人”(《明镜在线》语) 等等。

难民危机的协调者

在默克尔至今的 12 年总理生涯中,难民危机堪称是对其最严峻的考验。就在这场危机达到高潮时,2015 年 10 月,默克尔毅然决定,由总理府主任阿尔特迈尔担任难民事务总协调人。这一举措被此间媒体视为部分剥夺了内政部长托马斯•德梅齐埃(Thomas de Maizière)的权力。据说,默克尔和德梅齐埃至今为此仍有芥蒂。
《世界报网站》(welt.de)当时曾发表了一篇题为《默克尔打出阿尔特迈尔这最后一张王牌》的评论文章,对这位德国女总理任命阿尔特迈尔为难民事务总协调人一事作了剖析。文章把阿尔特迈尔称作是默克尔的“救火队员”,并提到阿尔特迈尔此前在引发激烈争议的能源转型以及在2015 年春揭发出来的 “情报门”事件中均扮演了这一角色。
从现在来看,每当默克尔陷入无助困境或遇到棘手难题时,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阿尔特迈尔。而后者也的确不
负默克尔所望,能替她及时排忧解难,从而深得这位女总理的信任。
对默克尔作出的上述任命,《世界报网站》那篇文章还评论道:“随着阿尔特迈尔的晋升,女总理就让自己直面危机。她的这一决定可以解释成: 为了掌控危机并不造成巨大政治损失,她打出了最后一张王牌。”
当然,对阿尔特迈尔来讲,在政治上和具体操作上负责受理和协调这场难民危机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一旦这位总协调人掌控不了全局,从而使难民危机进一步恶化,他将要对此负全部责任。
在协调难民危机事务中,阿尔特迈尔让许多人怒气冲天,基社盟甚至将其视作危险分子。而对默克尔来说,阿尔特迈尔则是: 亲信,出谋划策者,出面解释者和受理危机者。他领导着权力中心,管辖着情报机构,并直接同各联邦州州长进行沟通,另还承担着各种各样的特殊使命。
当时,人们不禁发问:阿尔特迈尔的一天是否多于 24小时? 他是否有分身之术?
对阿尔特迈尔颇为嫉妒的一些同事甚至嘲讽道,这位总理府主任一周内接受采访的次数比他两位前任八年间加起来还要多。但那些人都忽视了一点,那就是虽然阿尔特迈尔与其前任托马斯•德梅齐埃和罗纳德•珀法拉担任的是同一职务,但从事的却是另一种工作。阿尔特迈尔不仅要在幕后制定默克尔的政策,而且还要在台前来推销这些政策。
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是,阿尔特迈尔对默克尔难民政策的支持是发自真心的。他表示: “我曾一直支持德国承担国际责任。 我确信,在欧洲发挥作用是最有益于我们国家利益的。这是我的政治基因。”早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作为年轻议员的阿尔特迈尔就力主对德国的《公民法》进行改革。为此,他并与移民、难民组织和教会保持了联系。阿尔特迈尔曾批评其基民盟内同僚罗兰德•科赫(Roland Koch)在选战中所展开的反对外国人拥有双重国籍的签名活动。他认为这是一种排外行为。即使后来在担任内政部议会国务秘书期间,阿尔特迈尔仍与传统的法律和秩序政策保持了距离。
正是在难民事务总协调人阿尔特迈尔的鼎力相助下,默克尔才跨过了她十二年总理任上最艰难的一道坎。

竞选纲领的起草人

4 月 10 日,在距离联邦议会大选还有 5 个多月时, 基民盟宣布,阿尔特迈尔将在参与制定基民盟竞选纲领时 “负总责”。这就是说,默克尔在选战的关键时刻再次祭出了她那屡试屡验的万能武器,她要让她的大管家─总理府主任阿尔特迈尔来起草自己党的竞选纲领。
但基民盟的这一决定立即遭到了社民党和自民党的猛烈抨击。社民党副主席拉尔夫•施特格纳(Ralf Stegner) 在《图片报》(Das Bild)上提醒道:“指挥选战中心和掌管总理府必须严格分开。” 自民党副主席沃尔夫冈• 库比奇 (Wolfgang Kubicki) 也表示: “如果总理府主任成了基民盟的选战组织者,那他就必须放弃自己的政府职位。这是因为把官方职务和政党政治活动结合在一起,特别是在选战期间,是明显的违宪行为。”
而按照基民盟的说法,该党的选战依然是由基民盟秘书长彼得•陶贝尔(Peter Tauber)来组织的。基民盟并辩解道,阿尔特迈尔仅仅是负责撰写选举纲领而已。
针对来自其他党的批评,阿尔特迈尔本人则为自已肩负双重任务作了辩解。他表示: “三年来,我作为总理府主任在任何时候都是能联系得上的。万不得已时,甚至在夜间,在圣诞节或在周末。今后依然如此。” 但阿尔特迈尔随即把话锋一转,指出:这种肩负双重职务的情况同样出现在他大多数社民党和基民盟内阁同事的身上,“因为这些人同样是所属党的执委会成员”。他并调侃地说: “我们在形态上具有相似性,并坚持得下去。”
此外,针对不少媒体认为基民盟上述决定削了该党秘书长彼得•陶贝尔权的说法,阿尔特迈尔则坦言,根本谈不上他夺了陶贝尔的权。“彼得•陶贝尔是我们的选战领导人,我只是对选举纲领负总责。我们俩是朋友,并是一对好搭档。我们将为夺取选举胜利而共同奋斗。”
事实上,内阁成员同时担任政党职务的现象并不罕见。 女总理默克尔本人就是基民盟主席,并正在为自己党参选造势 。 在 基民盟 的 历史上, 海内尔• 盖斯勒 (Heiner Geißler)在任该党秘书长时就担任过部长职务。甚至社民党的内阁成员,如家庭、老人、妇女和青年事务部部长玛努埃拉•施维斯希(Manuela Schwesig)和劳动部长安德蕾莉亚•纳勒斯(Andrea Nahles),也在为自己党的竞选纲领出谋划策。
当然,阿尔特迈尔在内阁中扮演着一个特殊角色。作为默克尔的总理府主任,阿尔特迈尔是大联合政府最高级别的调解人。其任务就是要使联盟党和社民党所组成的大联合政府能维持下去。一旦各个政党在选战中互相攻击,大肆抹黑,则将会把这位调解人置于十分尴尬的境地。
对此,柏林自由大学政治学学者尼尔斯•迪特里希(Nils Diedrich) 则向媒体表示,如果阿尔特迈尔协助起草基民盟竞选纲领,那么在法律上和道义上都是无可指摘的。“他既是以党员又是以政府成员身份来做这件事的,就此而言是完全合法的。” 他认为即使法律也不得禁止此事。尼尔斯•迪特里希还补充道:“如果默克尔感兴趣的话,她也可以自己来撰写。”“尽管她是联邦总理,这也将会是合法的。”当然,迪特里希也指出,如果阿尔特迈尔是联邦总统的话,那就另当别论了,因为这时他必须超脱于不同政党之上。此外,尼尔斯•迪特里希认为很重要的一点是 部长办公室不得用作党的总部。
这位政治学家还把围绕阿尔特迈尔承担新任务所发生的政治风波称作是“小题大做”和“选战闹剧”。
但此间仍有媒体认为,一个总理府主任不应该同时担任一个政党的选战负责人,这是因为人们并未期待着一 位总理府主任在履行自己职责外还有时间来组织竞选运动。此外,还是用公众的钱来支付他在总理府的全职酬劳的。
另有媒体认为,默克尔现在把起草基民盟竞选纲领的任务交给阿尔特迈尔,一方面说明她对其挑战者─社民党总理候选人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十分重视,另一方面也可看出由这位女总理所信任、并能帮她排忧解难的人组成的圈子小得可怜。
从现在来看,“舒尔茨效应”还在继续消退之中。社民党已相继在萨尔、石荷和北威三州的州议会选举中失利。5 月 11 日公布的、德国电视一台委托民调机构 Infratest dimap 所作的“德国趋势”民调结果显示,联盟党(37%)已领先社民党(27%)10 个百分点。但默克尔仍然不敢掉以轻心,她要确保自己获得这次大选胜利。
当然,北威州这场选举也确应令这位女总理深省。在选战中,该州基民盟的民调值曾大幅落后于社民党。在这关键时刻, 北威州基民盟主席、州长候选人阿明•拉舍特(Armin Laschet) 急剧向右转,请出默克尔难民政策的批评者沃尔夫冈•博斯巴赫(Wolfang Bosbach), 大打治安牌,从而扭转了不利的选情。客观地说,基民盟这次取得北威州议会选举的胜利, 主要不是默克尔现行政策的功劳,而要归功于所谓的“博斯巴赫效应”。
在去年12 月基民盟党代会通过有关废除双重国籍的决议后,默克尔曾表示,她将不受这个决议的约束,并不会在未来的选战中引入这个议题。对此,《明镜》周刊 (Der Spiegel)曾发表社评指出:“如果基民盟要保持作为一个人民党,那么它就必须从默克尔那里解放出来。”
今年 3 月以来,基民盟已先后在三个州的州议会选举 中击败社民党,从而给了党主席默克尔极大的支持。而她自己则必须摆正与基民盟的关系。在这次联邦大选中,默克尔将作为基民盟和基社盟共同的总理候选人参选。但两党至今尚未就共同的竞选纲领达成一致。特别是在是否要给接受难民人数设置上限等问题上,基民盟主席默克尔和基社盟主席霍斯特•泽霍夫(Horst Seehofer)还各执己见。因而,阿尔特迈尔负责起草竞选纲领决非易事。这将关系到今年 9 月联邦大选的成败。默克尔对此采取慎之又慎的态度,一方面是要凝聚全党共识,回应各方关切,另一方面也是要确保自己第四次连任联邦总理。但她究竟能否如愿,现在还不得而知。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Kommentare评论
  • chinese-in-germany
    03.06.2017 20:01

    这个肥头大耳的Altmeier的确是默克尔的左膀右臂和得力干将,地位相当于天朝的中办主任,可谓身居要津、位高权重。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0
Xobor Xobor Blogs
Datenschu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