窥视德国总理宝座的延斯•施博恩

窥视德国总理宝座的延斯•施博恩

21.04.2018 10:27

在基民盟内,延斯•施博恩(Jens Spahn)是保守派的领军人物。基民盟主席、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现担心施博恩会带领基民盟朝右转,从而毁掉自己未来的政治遗产。但在同性恋者施博恩身上,对立的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却是融为一体的。他屡挑事端,以引发关注。这位新任卫生部长是德国政坛上的一颗政治新星, 并将是德国总理宝座的有力竞争者。


1. 保守势力的领军人物
延斯•施博恩1980年5月6日诞生于北威州一个名叫阿豪斯-奥登施泰因(Ahaus Ottenstein)的市镇。他15岁就加入了联盟党青年联盟(Junge Union),两年后并成了基民盟党员。在2002、2005、2009、2013和2017年的联邦议会选举中,施博恩均是作为直选议员进入议会的。在2014年的基民盟党代会上,时年33岁的施博恩当选为基民盟联邦执委会委员。在基民盟内,施博恩现是保守派的领军人物。

近年来,这位基民盟的后起之秀曾屡次与该党主席、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发生过冲突。而其中最让后者下不了台的则是2016年12月6日的基民盟埃森党代会通过废除双重国籍决议一事。

2014年,联盟党和社民党曾就一项有关双重国籍的法律草案达成过妥协。按此规定,移民家庭的子女只要满足一定的条件,如在德国生活至少8年或在德上学至少6年等,就可在21周岁之前自行选择申请双重国籍。而在那次党代会上,联盟党青年联盟却提出了一项否定双重国籍的提案。时任内政部长的托马斯•德梅齐埃(Thomas de Maizière)在会上提醒道,推翻一项妥协方案并非明智。他并声称,这还伤害了那些相关的在德国长大的年轻人。

但延斯•施博恩却在代表们的欢呼声中慷慨激昂地说道,在一个执政联盟内人们当然不得不作出妥协,“但我们这里是在一个党代会上”。他并声称,要求青年人作出有意识的决定并非是无理要求。正是在基民盟联邦执委会成员施博恩等人的支持下,这次党代会在违背默克尔的意愿下通过了废除双重国籍的决议,从而也就推翻了联盟党与社民党此前达成的妥协方案。

此间有媒体曾认为,这已不再是默克尔作为党主席在给自己的党指明方向,而是党内多数人在一个中心议题上确定了该党主席必须遵循的方针。虽然默克尔在这次党代会后表示,她个人认为这个决议是错误的,且在选战中也不会引入这个议题,但不得不指出的是,这是默克尔自担任总理以来还从未有过的权威丧失。

更让默克尔感到纠结的是,在那次埃森党代会上,基民盟已开始明显右倾化。她本人在那次会上所说的“你们必须帮助我”这句话已经留在了人们的脑海之中。埃森党代会就禁止穿戴蒙面罩袍、就国内安全、就移民和废除双重国籍等议题所作出的决议正是默克尔为获得自己所在党的支持付出的代价。

但默克尔显然不愿让党内右翼势力左右自已。据此间媒体报道,德国政府核心当时已表态,默克尔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并指出,一旦基民盟要倒回成保守党派的话,那么“它就必须为自己物色一个适应这种纲领的人选”。当然,总理府已保证,事情还未走到这一步。但从那里显然已谈起默克尔可能会掼纱帽这一点就可看出,女总理当时是非常认真对待所面临形势的。

直至今日,默克尔仍对埃森党代会这一幕记忆犹新。拙文《默克尔的“女王储”》曾提到《明镜》周刊对此的一段评论。该周刊称,默克尔特别担心,基民盟内保守派领军人物延斯•施博恩“将会带领基民盟向右转,从而会毁掉自已在总理任期内所取得的伟大成绩”。

美国现任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寥寥数笔就把其前任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8年的任职时间从历史上勾销就是前车之鉴。默克尔并不想重蹈奥巴马的覆辙。

2. 喜结连理的同性恋者
但施博恩这位基民盟保守派领军人物却是个矛盾体。虽然施博恩持有保守主义立场: 他主张禁止穿戴蒙面罩袍, 反对双重国籍, 并不赞成德国餐厅侍者讲英语,但现今37岁的施博恩却是一位同性恋者: 自2013年4月起,他就与德国杂志《Bunte》 记者丹尼尔•冯克(Daniel Funke)同居。施博恩并是《婚姻平权法案》的先驱。

2017年6月30日,德国联邦议会以393票赞成、226票反对通过了《婚姻平权法案》,正式赋予同性伴侣合法缔结婚姻关系、收养孩子等权利。 在表决时,施博恩所在的联盟党议会党团内的多数人投了反对票: 在304位联盟党议员中只有75位投了赞成票,而施博恩就是其中之一。

在表决前夕,施博恩在媒体上撰文写道:“对于我一个基民盟党员来说,随着周五的表决也将会完成一个合乎逻辑的过程。这正是因为我是一个持保守价值观的人, 因而我希望两个男士或两个女士也能彼此说ʻ是的,我愿意ʼ并缔结良缘。如果两个人具有法律约束力地向国家表示,在一生中,无论在美好还是艰难的时间里,两人将承担一切后果在财务和关怀上相互承担责任,那么两人正是按照可靠、责任上的自由以及团结这些公民价值观生活在一起的,而正是为了这种价值观我才加入基民盟的。”

施博恩声称:“我经常听说允许男同性恋者和女同性恋者结婚将会是对家庭进一步的打击。但这是为什么呢? 真会有人相信,当两个男士结婚在德国会少生一个孩子? 或者因此而少了一对决定结婚的男女? 而情况正好相反:在20和30年前还被左派人士作为陈旧、庸俗和顽固所唾弃的婚姻制度现正经历一场令人难以置信的复兴。如同荷兰皇家壳牌公司青年调查报告(Shell-Jugendstudie)所显示的那样,正是在年轻人那里,婚姻又变得时髦了。对于公民政策来讲,这里面隐含着巨大的机遇。”

施博恩认为,在过去超过15年的时间里逐步在法律上给同性性伙伴关系和异性性伙伴关系相同权利的做法甚至是件好事。这是因为接受程度正随着每一步在持续上升。

在2017年10月1日德国《婚姻平权法案》正式生效后,施博恩随即与其同性恋伙伴丹尼尔•冯克于同年12月22日在埃森的博贝克宫正式结婚。埃森市长托马斯•库芬(Thomas Kufen)主持了婚礼。

在其他一些方面,施博恩也持有自由主义的观点。譬如,他对医学领域数字化颇有研究, 并与他人合著有《大夫应用软件: 数字医学让人活得更健康》(App vom Arzt: Bessere Gesundheit durch digitale Medizin)一书。此间有媒体曾评论道,对立的保守主义和自由主义在施博恩身上是融为一体的。

3. 屡挑争端的政治新星
施博恩喜欢挑起争端来引人注目。10年前,当大联合政府决定在计划外提高一次养老金水平时,施博恩竟然把其称为“选举礼物”。他并指责退休人员对此事是不会满足的。

当时所发生之事可形容为:“排山倒海式的批评接踵而来”。施博恩的电子邮箱爆满,退休人员将他称为“没有教养的小伙子”,并要求他“闭嘴”。当时只有28岁的施博恩此前已两次进入联邦议会。而基民盟内老年人联盟此时却要设法阻止他2009年再次当选为联邦议会议员。这种情势显然使他感到震惊。短时间内,施博恩也确实对自己大声说出令人不愉快的事实真相是否明智这一点产生过怀疑。 但随即他又我行我素,继续这样做下去了。

而事实上,特别是在基民盟内,确实很少有人会像施博恩那样不断挑起事端的。施博恩现在已经能估计到人们对他的言论作出什么反应了。如果这位基民盟党人声称,事后服避孕药不是一个“聪明的人”,或者他批评道,在柏林新克尔恩这一“问题区”里英语讲得太多时,他早就预料到会遭到激烈的抨击。施博恩不是在回避,而是在寻找冲突。

就在这次宣誓就职卫生部长前夕,施博恩在接受德国媒体采访时又警告不要低估德国社会保障体系的作用, 并声称:“ ʻ哈茨四号ʼ失业救济金并不意味着贫困,而是我们互助共同体用来解决贫困问题的。”此言一出,再次引发激烈争论。左翼党认为,这一评论“冷酷无情和想出风头”。该党甚至要求施博恩放弃就任新政府卫生部长。甚至连基民盟总书记安内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和社民党总书记拉尔斯•柯林格贝尔(Lars Klingbell)也批评了施博恩的这番言论。

此间媒体已给了施博恩一个“故意挑衅者”的雅号,从而较为贴切地刻画了这位“语不惊人誓不休”的基民盟政治家的性格。

这次,基民盟主席和联邦总理默克尔把施博恩招进内阁,是对后者的一种的认可。施博恩在基民盟内已变得如此有影响力,以至于默克尔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利益而采取这一步骤。现今,施博恩已成了新任卫生部长。这是他熟悉的领域。施博恩曾担任过6年之久的联盟党议会党团卫生政策发言人。在这段时间里,他熟悉和了解了该领域中相当复杂的课题。据称,在施博恩之后,联盟党内还没有人像他那样执着地工作过。

2013年,施博恩代表联盟党曾与社民党就组阁协议中“卫生和护理” 这一章节进行过谈判。因此,这位新任卫生部长熟悉卫生系统的每一个细节,并知道自已将会面临什么样的挑战。由于目前医疗保险公司财务状况非常好,因而,有别于他的前任赫尔曼•格罗厄(Herman Gröhe),施博恩不必再要求这些保险公司节省开支。此外,自2015年起,施博恩还担任过财政部议会国务秘书,因而,他也知道一个政府部是如何运作的。

这位新任卫生部长并深知护理工作的重要性和艰巨性。上任后,施博恩在德国护理年会上致开幕词时甚至声称,他可以设想将自己主管的卫生部改名为“联邦卫生和护理部”。施博恩并要求护理部门与他就最好的解决方案进行争论。此前,这位卫生部长还对部里的新同事们大声说道:“我有时需要针锋相对的辩论。”他表示,没有什么比所有人的想法都相同更无聊的事了。施博恩宣布要把就诊等候时间作为一个专题来处理。同时,他还声称,从他就职的时刻开始,数字化就应该是一个重点。

由于这次劳动和社会部长的职位继续归社民党,因而,卫生部就给了施博恩凸现联盟党社会政策特色的机会。施博恩可以表明,他是如何来理解公正地对待数代人的政策的。为此,施博恩可能会再次与退休者甚或基民盟内代表雇员利益的派系发生争论。这似乎已成定局。

施博恩和格罗厄这两个姓氏在基民盟内曾代表着两个阵营。当四年前施博恩与默克尔的追随者格罗厄竞选基民盟联邦执委会委员并最终将后者排挤出该党领导圈时,他打出了自己作为新生力量的牌:“一位40岁以下的人进入党的领导层无伤大局。” 与此同时,他也增强了自已作为默克尔批评者的声誉。

自此以来,施博恩就懂得如何利用执委会这一平台来为自己造势。他不仅对卫生政策,而且还特别对难民危机、移民及其融入等热点问题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施博恩要求禁止蒙面罩袍和推出伊斯兰教法,并主张在学校里传授“价值观和道德观”。

虽然默克尔不久前已声明她要做满四年任期,并把党主席和总理职务同时抓在手里,但为了安排好交接班,她可能不得不在任期内放掉一部分党主席的权力。

从目前的布局来看,默克尔将会让克兰普-卡伦鲍尔来接任这部分工作,而这一安排将会使施博恩在与克兰普-卡伦鲍尔的博弈中处于不利地位。因为身在内阁的施博恩不易展开基民盟内部的权力之争。加之,他与克兰普-卡伦鲍尔的起点不同。克兰普-卡伦鲍尔先前已担任过州长职务,颇受民众的爱戴,且在基民盟内人气也相当高,而施博恩则还需要通过自己的业绩来赢得选民及党内的认可。

《明镜》周刊称:“默克尔认为施博恩是他这一代人中最聪明及最好斗的政治家之一。但他顽强表现自己的做法使她精神上受不了。”这次,默克尔在党内的压力下最终挑选施博恩入阁, 给了这位政治新星积累经验、施展才华的机会。但卫生部长一职在内阁中并非关键职位。因而,施博恩可能还得等待一段时间。毕竟与55岁的克兰普-卡伦鲍尔相比他现今还只有37岁。

在英国脱欧公投结束后,英国三大报之一的《卫报》(The Guardian)在其国际版上曾发表过一篇题为《延斯•施博恩: 可能取代默克尔成为联邦总理的人》。该文表明,施博恩早已引发国际媒体的高度关注。这位德国政坛新星真可谓来日方长, 前程无量。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0
Xobor Xobor Blogs
Datenschu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