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零赤字” 政策面面观

德国“零赤字” 政策面面观

22.06.2018 11:42

由于金融危机等原因,沃尔夫冈•朔伊布勒(Wolfgang Schäuble)在其担任德国财长期间使本国财政赤字达到了“黑色的零”。但这一“零赤字”政策决计不是什么“法宝”。新任副总理兼财长奥拉夫•肖尔茨(Olaf Scholz)却欲继承其前任的衣钵,因而引起社民党内人士的强烈不满。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e Macron) 告诫德国不要把财政盈余和贸易顺差作为“崇拜的偶像”,并对这一所谓的“偶像”进行了猛烈的抨击。而肖尔茨也只有推行一条能体现社民党政纲的财政路线,方能有助于实现自己有朝一日成为联邦总理的政治志向。


1. 前任财长留下的“法宝”

从2010年至2017年,德国政坛老将沃尔夫冈•朔伊布勒一直担任德国财长。在他任上,德国财政预算赤字达到了“黑色的零”。因而,朔伊布勒也成了一些人顶礼膜拜的对象。

虽然朔伊布勒本人在施政期间建树卓著,功不可没,但实事求是地讲,他之所以能在其担任财长期间达到“零赤字”这一目标也是有多方面的原因的:
其一,自2010年以来,德国经济在持续增长,因而给国家带来大量收入。
其二,由于金融危机,安全可靠的德国国债利率降到了历史低点, 因而大大降低了德国财长须为其债务所支付的利息。据德国经济记者托马斯•弗里克(Thomas Fricke) 所提供的数据,德国的利息支出占国内经济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5%降至1%; 8年前,财政部还须将12%的税收用来支付利息,而现今这一占比则小于5%。

弗里克在其为《明镜在线》所撰写的评论中指出,没有其他国家的危机就没有“黑色的零”。德国联邦银行证实,朔伊布勒在过去年间总共要比没有金融危机及通常利率情况下少支出将近3000亿欧元。这就是说,如果其他国家没有爆发可怕的危机,德国的财政预算根本就达不到“零赤字”。

真可谓“时势造英雄”,是金融危机给了朔伊布勒做到财政收支平衡的机会。缺少了这类内外部条件,那就很难保证再次达到预算平衡。这也是完全正常的。一旦未来数年中出现经济危机,税收将会骤然减少,而发放失业救济金等项支出则会大幅上升。收支很快就会出现不平衡,财政预算也会相应出现赤字。如同弗里克在上述评论中所提到的那样,2001年德国经济陷入衰退时,国家债务在同一年里飙升超过国内经济总值的3%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因而,财政预算“零赤字”决计不是什么“法宝”,也完全没有必要刻意作为追求的目标。

《明镜》周刊指出: “对于许多人来讲, ʻ黑色的零ʼ这一名称就是一种苛求。它听上去像是停滞,像是基民盟,像是沃尔夫冈•朔伊布勒和企业经济学。听起来好像是冷酷和保守。”这段话点出了这一政策的要害。

2. 新任财长奉行的信条

按照这次的组阁协议,基民盟把财政部让给了社民党,基民盟内不少人对默克尔在组阁谈判中为了保住自己总理位置而对社民党作出这一重大让步曾表示强烈不满。而社民党则沾沾自喜,自认为这是社民党在组阁谈判中的一大胜利。财长一职由原汉堡市第一市长奥拉夫•肖尔茨出任,更使社民党人对其寄予厚望,希望他能引领社民党拉开与联盟党的距离,凸现自己的政纲,从而扭转劣势,重振旗鼓,使社民党走出困境。

但出乎意料的是,肖尔茨在其最初数月的施政实践中全盘继承了其前任朔伊布勒的衣钵。此间有媒体认为,肖尔茨正在越来越朝朔伊布勒的施政方向发展。这位德国新财长上任后不久曾出访过美国华盛顿。在一次公开场合,肖尔茨被问及:“您是否可告诉我们,您和您前任究竟区别在哪里?”他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狞笑,并极其干脆地以“没有”作答。

新财长肖尔茨的这一表态让不少社民党人深感失望。党内已有人发问道,如果我们现在继续推行朔伊布勒政策的话,那么联邦财政部对社民党来讲又有什么用处呢?《明镜》周刊曾撰文评述肖尔茨的施政理念,标题竟是《小朔伊布勒》(Schäuble light)。肖尔茨不仅坚持其前任财政赤字为“黑色的零”政策,而且在税收方面也基本维持原状,从而引起社民党内人士的强烈不满。德国工会联合会主席赖纳•霍夫曼(Reiner Hoffmann)就对肖尔茨坚持“黑色的零”这条路线持批评态度。他警告道,不允许因此而停止进行重要的公共投资。社民党青年团主席克文•库纳特(Kevin Kühnert) 更是指责道,奥拉夫•肖尔茨简直是把自己“奴隶般地与预算平衡捆绑在一起”。

现在看来,德国新财长已决定要在未来数年中将其前任沃尔夫冈•朔伊布勒自2014年以来首次达到的财政预算“零赤字”保持下去。联盟党和社民党在组阁协议中已允诺不举新债。而在这一个立法任期内,联邦政府将要为削减团结税、扩建托儿所和全日制学校、增加子女补贴费、资助建造公共住房等项支出总共追加460亿欧元。新财长肖尔茨已有言在先,除此之外增加不了更多的钱了。
按照《马斯特里赫条约》的规定, 欧元区成员国的预算赤字不得超过当年国内生产总值的3%,而负债率则须低于国内经济生产总值的60%。预计德国明年的负债率为58.25%, 17年以来将首次达标。这可能也是德国新财长在举债问题上相当谨慎的重要原因之一。在欧元区其他国家中,希腊负债率竟达178.6%,意大利则为131.8%,葡萄牙为 125.7%,法国约为100%,看到这类数据真令人替这些违约国家感到担忧。

从2018年财政预算以及至2022年的财政计划草案来看,联邦政府的支出将从3410亿欧元(2018年)增加至3677亿欧元(2022年)。虽然德国目前财政状况良好,盈余可观,但对于财长肖尔茨来讲,这个家不好当。特别是国防部和经济合作与发展部要求增加预算额度。

国防部长乌尔苏拉•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要求在这个任期内增加国防预算120亿欧元,而她的这一要求得到了总理默克尔的支持。这是因为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现已正式把贸易问题与防卫问题联系了起来。他声称,两者“必须携手共进”。这就给德国新政府施加了巨大压力。德国现今的军事开支仅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2%,还远远低于北约成员国应达到的2%这一目标值。德国军费严重不足已成了特朗普的“眼中钉”。这位美国总统发出的信息非常明确,那就是:增加军事开支,否则惩罚性关税将会接踵而来。因而,冯德莱恩现在要求追加军费预算颇为理直气壮。但在肖尔茨这次所制订的预算中,至2021年国防预算只增加55亿欧元。因而,防长和财长还在为此争论不休。

在5月14日至18日这一周里,联邦议会曾就肖尔茨递交的2018年度财政预算草案进行过辩论。社民党青年团主席克文•库纳特毫不留情地抨击了自己党的财长。他认为,在许多社民党人眼中奥拉夫•肖尔茨很糟糕地向联邦议会递交了这份预算草案。此外,不少社民党人还对肖尔茨不太情愿同其前任、基民盟党人沃尔夫冈•朔伊布勒及其“黑色的零”政策划清界限表示不满。据报道,社民党内甚至有人给这位德国新财长取了“红色的零”的绰号。还有人竟把两人的姓名合一,称肖尔茨为“奥拉夫•朔伊布勒”。

从目前的民调结果来看,社民党所获支持率已跌至16%至18%之间。对肖尔茨施政理念的失望也是支持率下跌的一个重要原因。

3. 法国总统攻击的目标

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是今年度亚琛国际查理曼奖的得主。在5月10日的颁奖仪式上,马克龙在发言
中曾敦促道,德国和法国都必须勉为其难地做一些事: 巴黎必须接受欧盟条约中的新规则,而德国则不能把财政盈余和贸易入超视作“崇拜的偶像”。这位法国总统并异乎寻常地抱怨道,这种盈余总是以损害他人利益为代价的。

在获奖前夕,马克龙在接受德国电视一台和德国之声联合采访时明确表态道:“德国有一个禁忌。那就是转移支付。但没有这一项就无法运转。”一个没有转移支付的欧元区将“无法长期运作”。虽然法国总统在采访中保证, 他并没有对默克尔感到失望,但同时却明确地表态道:“我正在等待着德国的答复。”

而早在2016年法国总统大选的选战中,马克龙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对德国居高不下的出超进行过猛烈的抨击。他表示:“德国得益于欧元区的不平衡,获得了非常高的贸易顺差。这既不利于自身的经济,也不利于欧元区的经济。这里必须得到平衡。”说穿了,马克龙心里也有一笔帐: 既然德国得益于“欧元区的不平衡”赚了钱,那理所当然也应该发扬团结互助精神, 拿出一部分钱帮助欧元区内欠发达国家来发展经济, 而不应该只是把财政盈余和贸易顺差作为追求目标,为“零赤字”而沾沾自喜。

《明镜》周刊近期还撰文一针见血地指出,“德国财政政策的问题不是ʻ黑色的零ʼ,而是在支出方面选错了优先方向。虽然新政府为修茸破旧校舍、整修公路以及敷设现代化通信线路提供了资金,但这还不是一个真正的转折点。数十年来,投资在国家预算中的占比在下降之中,这一趋势还将会在新政府执政时持续下去。德国忽视未来,是在啃老本”。据一些德国经济研究所的估计,即使眼下的国家投资也只够更换公共设施中的失效部分。德国的这一做法不仅会阻碍本国经济可持续发展,而且还会影响整个欧洲经济大局。

该周刊数年前就曾发社评要求德国增加投资,助推欧洲经济发展。根据社评的观点, 引入欧元后, 德国的联邦预算就不仅是德国的国内事务, 它还牵涉到整个欧洲经济。“如果德国增加债务, 欧洲其他地区的需求就会增加。而如果德国减少支出, 则将对整个欧洲大陆的经济发展产生负面影响。” “一旦德国推出投资计划, 就表明它愿与欧洲休戚与共。”

埃马纽埃尔•马克龙在弗朗索瓦•奥朗德(François Hollande)政府中担任经济部长时曾接受过«法兰克福汇报»的采访。当时,他向德国政府提出“我们节省500亿欧元, 你们增加500亿投资——这将是一个很好的平衡”的建议。在欧盟内“法德轴心”中, 法国强烈要求德国增加投资已溢于言表。

由此可见,马克龙这次在亚琛授奖仪式上告诫德国不要把财政盈余和贸易顺差视为“崇拜的偶像”,决计不是随口而言,而是对这个所谓的“偶像”已到了深恨痛绝的地步。

而在联邦议会就财政预算进行辩论时,德国财长肖尔茨则为自己辩护道:“我们并不崇拜任何偶像。”他指出,大联合政府将为投资支出逾500亿欧元。这位财长并允诺,联邦投资会逐年增加。就欧洲而言,肖尔茨表示,德国将会与法国一起使欧元和欧洲银行更具抗拒危机的能力。为了赢得联盟党内对此持怀疑态度者的支持,这位财长还作出承诺,所计划的“欧洲货币基金”也将会受到联邦议会的监督。

社民党总书记拉斯•克林贝尔(Lars Klingbeil)在联邦议会辩论后宣布,新财长奥拉夫•肖尔茨很快将会对法国
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的欧洲改革建议给出“铿锵有力的”答复。这位总书记在《世界报》上并声称,肖尔茨正在为此而工作,“很快会有答复的”。

6月上旬,肖尔茨在接受《明镜》周刊采访时随即提出了自己对欧盟改革的建议。这位德国财长主张用欧元区的共同再保险来对成员国的保险系统进行补充,要求引入金融交易税,并表示支持欧盟征收“数字税”。他在访谈中还强调:“欧洲是德国最重要的国家利益。”德国负有“特殊责任”。

常言道,听其言,观其行。数千万的德国选民,特别是最终同意与联盟党组成大联合政府的社民党基层党员们现正密切关注着肖尔茨未来的施政走向。

此间有媒体认为, 肖尔茨并不满足于在这届大联合政府担任财长一职。这位社民党人的志向是四年之后问鼎联邦总理宝座。 自默克尔担任总理以来,已先后有弗兰克-瓦尔特•施泰因迈尔、佩尔•施泰因布吕克(Peer Steinbrück)和马丁•舒尔茨(Martin Schulz)三位社民党总理候选人挑战这位女总理,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三人均以失败告终。而肖尔茨则自信,他有能力打赢这场选战。

这位财长的算计是, 这届政府将是默克尔的最后任期,四年后她不会再次披挂上阵,而在本届任期内默克尔全力关注的是外交事项。因而,肖尔茨要在财政方面做出业绩,并带领社民党诸位阁员着力解决民生问题,从而给德国选民提供取代默克尔的另一选项。但遗憾的是肖尔茨的第一炮未能打响。好在这届政府还刚刚开始执政,他还有时间挽回局面。但愿这位德国新财长不受“零赤字”的束缚,审时度势,推行一条能体现社民党政纲的财政路线,从而为提振该党士气作出贡献,同时也为实现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成为联邦总理的政治志向打下基础。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0
Xobor Xobor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