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为孟晚舟、中美关系与冷战2.0

华为孟晚舟、中美关系与冷战2.0

09.12.2018 08:14

Von Chaoting Cheng
2018.12.08


本周最令人关注的大事之一,就是华为CFO孟晚舟被加拿大警方应美国要求扣留的消息了。美加扣留孟的理由是,华为涉嫌向伊朗出口受到管制的美国技术和产品。为此,孟女士可能被引渡到美国,如果罪名成立,面临最高可达30年的监禁。

作为一名曾长期在华为工作的前员工,我自然非常关注此事。但是事情发生得比较突然,也比较复杂。所以尽管有朋友问我对此事的看法,但是我还是想多看看、多想想再发表看法。如今消息比较多了,我也觉得有必要说点个人看法了。这个事情为什么会发生?对华为、对中美关系甚至变动中的世界格局又有什么影响呢?

华为当然不是一家一般的中国公司,而是中国最杰出、最勇猛、最强大的科技企业,没有之一。华为成立三十余年来的成功故事,就是中国过去数十年迅猛发展的缩影。我个人在华为参与的大大小小项目,应该也近百了吧,无论是新兴的发展中国家市场,还是成熟完善的发达国家市场,基本上是百战百胜;不管对手是谁,无论是爱立信、阿尔卡特尔还是国内友商,只要华为下决心要做的项目,一般都能拿下。这并不是自我吹嘘我有多厉害,而是说明华为有全面的核心技术,有一个无比强大的平台,再加上将士用命,执行力非常强悍,就像一支能征惯战的精锐之师,总有一股压倒一切的气势。华为能在全世界除美国以外的ICT市场所向披靡,其三大业务集团(通讯运营商、终端业务和企业业务)齐头并进,今年的业务规模突破1000亿美元,在我这个前华为员工看来,是毫不奇怪的。

所以,拘捕这样一家堪称中国镇国之宝企业的CFO兼创始人的女儿,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大动作,是对中国科技和经济的一次精准打击。这次事件,不仅仅是一次司法调查,而且会对中美关系产生重大影响,可以说是一种国际政治行为。

那么,华为到底有没有向伊朗出售通讯系统呢?这些系统中是否有受到管制的美国技术和产品呢?我个人认为这个问题不难回答。伊朗是一个人口超过8000万的国家,对于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华为作为一家商业企业,不参与才是奇怪的。通讯系统本身十分复杂,业界任何一家公司都不可能全部自给自足,也没有必要,因此,不用到美国产品和技术是不可能的。不仅仅是华为中兴这样的中国公司,德国公司、日本公司、甚至美国公司,没有不想打入伊朗市场的。在2015年7月伊朗与六国(美俄中英法德)达成核协议后,德国看美国老大对伊立场松动,外交部长和经济部长立马访问伊朗,无非也是垂涎伊朗巨大的市场潜力。可是,自从特朗普当选总统以来,美国国内敌视伊朗的势力掌权,悍然单方面废除伊核协议,不断勒紧套在伊朗脖子上的绞索。因此,德国等国家的公司,也就知趣不去伊朗市场发展了。美国有向伊朗禁运的法规,对违反这些法规的组织和个人实施所谓的“长臂管辖权”,是否合理合法?我不是法律方面的专业人士,所以无法做出评论。我打算从国际关系的角度,来分析一下为何会发生此事,以及可能产生的影响。

要想搞清楚美国发动这样一个国际政治行为的原因,就要弄明白指导其行动的理论基础,不然我们始终停留在感情用事、就事论事的表面层次,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无法直达事物的本质。

西方的国际关系理论,大致可以分为现实主义和自由主义两大流派,当然还有制度主义、建构主义、英国学派和批判理论等等。这些理论视角不同,各有所长,适用于不同的时间和空间。

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基于四个主要假设:第一,国际体系以国家为基础,国家是国际体系中主要的和统一的行为体。国家是基本的分析单位,国际关系研究就是这些单位之间关系的研究。第二,从悲观主义的人性观出发,国际政治的本质是冲突,即无政府状态下争夺权力的斗争。第三,现实主义理论的核心是国家的生存和安全,因此,在诸多国际问题的排列次序中,国家安全通常处于最高的位置,军事和相关的政治问题支配着世界政治,而经济和社会问题是次要的或低政治问题。第四,国家本质上是根据国家利益进行决策的理性行为体。

自由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基本思想是,国家本身的特征影响国际关系。这与现实主义形成鲜明对比,现实主义者认为,所有国家在本质上都有着相同的目标和行为,都是追求财富或生存的自利主体,至少在国际关系方面是这样的。自由主义国际关系理论的一个突出观点就是,民主国家之间不会发生战争,最早可以追溯到德国哲学家康德的“民主和平论”。Andrew Moravcsik发展了一种更普遍的自由主义国际关系理论,基于三个核心假设:第一,个体和私人集团,而非国家,才是世界政治中的最根本主体,即所谓的“非国家主体”;第二,国家代表并服务于国内占支配地位的集团;第三,这些私人集团的利益偏好决定国家行为。根据自由主义国际关系理论,国家并不仅仅是一个在无政府丛林中追求生存和繁荣的“黑箱”,而是各集团通过特定形式的政府在国际体系中投射其利益的集合体。国家的生存当然仍旧是一个关键的目标,但是商业利益或意识形态信仰也是至关重要的。

制度主义国际关系理论与现实主义有着不少共同假设,都认为国际体系处于无政府状态,国家是自利的、理性的、追求生存和发展的行为主体。但是,基于微观经济理论和博弈论的制度主义国际关系理论,得出了一个与现实主义南辕北辙的结论:国家之间的合作共存是可能的。这派理论的核心观点是,各国在特定条件下追求合作共存,也是一种理性和自利的战略。现实主义者则怀疑这一点,他们认为国际关系是一种“零和”游戏。制度主义者认为,通过由规则、规范、实践和决策过程等定义的“制度”,国家之间可以克服阻碍合作共存的不确定性。“制度”是国家之间合作共存的保障,也能提升国家之间协商的效率。通过常设性的中央机构,而非临时性的磋商,能有效降低合作共存的成本。制度主义认为,通过建立规则和规范,可以促进国家之间解决纷争并共同合作,这与现实主义对国际法和制度持怀疑态度不同,现实主义认为国际法和制度只是国家行为的一种表现,而非原因;国际法和制度是国际权力平衡的一种反映,不能限制或影响国家行为。换句话说,现实主义认为,追求权力和利益才是国家行为的原因,极端情况下,国家甚至可以抛弃国际法和制度。

建构主义不能说是一种理论,而是一种研究范式,是一套关于世界、人类行为动机和机构的假设。与建构主义对应的与其说是现实主义、自由主义和制度主义,不如说是理性主义。建构主义从若干方面挑战理性主义。国际关系建构主义者认为,诸如军事权力、贸易关系、国际制度或者国内偏好等利益变量都不重要,因为它们都只是这个世界的客观事实,重要的是这些利益变量的社会意义,而社会意义是由历史、观念、规范和信仰等因素建构的。举个例子,建构主义者认为,尽管英国和中国的核武器威力差不多,但对美国的意义却大不相同。另外,传统上中国的行为符合现实主义国际关系理论,但建构主义者认为,这并不是基于国际体系的客观结构,更多是基于其特别的历史战略文化。

Einstellungen设置
  • Erstellt von Chaoting Cheng In der Kategorie Politik政治 am 09.12.2018 08:14:00 Uhr

    zuletzt bearbeitet最后编辑: 09.12.2018 08:15
Beliebteste Blog-Artikel最受欢迎博客文章 Artikel empfehlen
Andere Artikel dieser Kategorie, die für Sie interessant sein könnten: Neueste Artikel der Kategorie Politik政治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2
Xobor Xobor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