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未能形成“公民社会”的历史原因

中国未能形成“公民社会”的历史原因

19.01.2019 01:36

By Chaoting Cheng
Jan. 19, 2019


西方所谓的“公民社会”,是相对独立于国家的,是“民间自治”的,意味着自下而上的自我发展。

西方为何能形成这样的模式,我想可能与西欧的封建历史有关。在西欧封建社会,国王并非至高无上,他只是一个大一点的贵族而已。国王的权力是受到限制的,其它贵族和诸侯在自己的领地内是相对独立的,国王也不能直接管辖,他们甚至可能有能力挑战国王的权威。西欧在这个封建社会基础上发展,形成后来的民族国家,其国家机器类似于过去的国王,并不是至高无上的,并不能全面和无孔不入地控制社会,社会因而才能够相对独立于国家并自治。这也许是西方“公民社会”的历史基础之一。

国王的权力,除了被贵族和诸侯分担,另外也受制于教会。国王掌握世俗权力,而教会却拥有精神权力。在中世纪,精神权力甚至高于世俗权力,国王和皇帝也得由教皇来加冕。

也就是说,作为最高世俗权力的代表,国王却受到贵族诸侯和基督教会的双重制约和挑战,根本就谈不上什么至高无上。

此外,西方“公民社会”的理论传统还可以追溯到洛克。洛克的思想认为,人的自然权利,包括生命、财产和自由,不能受到国家的威胁和侵犯。

但是,中国历史的情况却大不相同,历史上就是大一统和中央集权,并非真正欧洲意义上的封建社会。而且,中国历史上的皇权至高无上,不容任何挑战,在皇权的严密专制统治下,民间社会还有多少独立空间呢?还能在多大程度上自治呢?因此,没有出现类似于西方的公民社会,也就不奇怪了。当然,也有人会说,在中国过去的王朝,皇帝的统治一般只到县一级,县以下是乡绅自治。这也许有道理,但是乡绅自治并不代表相对独立于皇权,也只能存在于皇权允许范围之内,绝不允许制约和挑战皇权,这与西欧历史是根本不同的。要不怎么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呢?

毛在1949年建政后,就仿效苏联建立起一个极权国家,通过单位制和户口制,对全社会进行直达最基层的严密控制。按照毛的说法,就是“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其实这就是毛对“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现代解读。在毛时期,是谈不上任何“公民社会”可能性的,民间的活力被严重束缚和压抑。

此外,在中国历史上,宗教从来就没有像西欧中世纪时期那样重要。在西欧,上帝高于皇帝,教会能够制约甚至高于世俗权力。而中国皇帝的另一个头衔是“天子”,是天命所归,皇帝与上帝同为一体,世俗权力和精神权力集于一身。

因此,在中国,由皇权演化而来的现代国家机器,也顺理成章是至高无上、无所不在且不容挑战的。对这一点,统治者和被统治者都认为天经地义。一个独立于国家的“公民社会”,是很难想象的。

今日之中国,尚介于“党国”(Parteistaat)和民国(Bürgerstaat)之间。从“党国”到“民国”,中间还隔着一个成熟的“公民社会”。

Einstellungen设置
  • Erstellt von Chaoting Cheng In der Kategorie Politik政治 am 19.01.2019 01:36:00 Uhr

    zuletzt bearbeitet最后编辑: 20.01.2019 23:03
Beliebteste Blog-Artikel最受欢迎博客文章 Artikel empfehlen
Andere Artikel dieser Kategorie, die fόr Sie interessant sein kφnnten: Neueste Artikel der Kategorie Politik政治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0
Xobor Xobor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