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黄之锋“交锋”亲历记

与黄之锋“交锋”亲历记

13.09.2019 18:00

成朝庭(柏林自由大学)
2019.09.12


昨晚黄之锋到柏林洪堡大学演讲,作为一名政治科学爱好者和时局观察者,我希望能够近距离观察一下这位香港示威运动的风云人物,所以就参加了。由于我平时总是接触形形色色的理论和观点,深知每一种看法都有其合理性和局限性,所以我总是力图保持一个中立客观的立场,相信自己能够容忍不同的观点。

昨晚的活动,德国各大媒体悉数出动,观众也很多,很多人是席地而坐。黄一入场,就受到英雄般的热烈欢呼。他先讲了十几分钟,客观地说,他的英语虽然有口音,但还是很流利,另外他说话也有煽动力,因为他善于讲一些漂亮话(民主、自由、人权和普世价值等)。普通人当然很容易被这些充满激情的话语感染。其实,所有的政治家,不管是民选的还是独裁者,都很善于运用崇高的价值和宏大的理想来打动民众。邱吉尔、肯尼迪和奥巴马如此,希特勒和斯大林也不遑多让。

这场活动,完全就是黄的主场。他的口号式发言,让在场的香港人和德国人激动不已,不断鼓掌。他们大概觉得一个新的不畏强权的英雄人物诞生了,而且他还是如此年轻而充满激情。

本来我只打算近距离观察一下,并不打算提问。但是,几位中国大陆背景的人提问之后,遭到全场无情起哄。其实我也并不太赞同这几位大陆人士的观点和技巧,但是无论如何他们也有表达的权利,对他们进行嘲弄起哄是不符合民主自由价值观的。这一幕激发了我的斗志,因此,我决定也要问一个问题,看看黄到底有几斤几两。

黄这次到柏林来,大概是看到了柏林是当年美苏冷战对峙的最前沿,所以他把香港比喻成“新冷战”中的“新柏林”,而他则要争取“自由世界”的支持。所以我就问了他如下问题:

“自由和民主是所有人的渴望,因此,不同意见和少数派意见应得到容忍和尊重(解释:前面大陆人问问题时被起哄,是因为使用了大陆的话语体系,诸如港独、香港人是因为经济前景黯淡才闹事等等。但这些说法都很难得到德国观众的认同。要打动德国观众,就必须使用他们的话语体系并一开始就站在制高点上,让其无法起哄。自由民主的确是包括大陆人在内所有人的追求,中国政府同样不敢反对自由民主,只是强调对此有不同于西方的理解)。如果你说是为自由民主而战,这很容易就在世界各地获得支持。但如果你说香港是‘新冷战’中的‘新柏林’,那么你实际上就已经在谈大国之间的地缘政治角逐了,我不确定你是否明白什么是地缘政治(解释:冷战是美苏之间的全方位地缘政治、意识形态及军事对抗。显然,地缘政治超出了黄的知识储备,于是他的同伴急忙向他解释)。即便是美国,也并没有公开宣称要发动一场反对中国的新冷战。因此,你们很可能在将七百万香港市民变成大国地缘政治对抗的牺牲品。在欧洲,乌克兰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当俄罗斯合并克里米亚的时候,西方无能为力。地缘政治是一个危险的游戏,你觉得你推动‘新冷战’的做法是一种对香港人负责任的行为吗?”

昨晚活动的气氛完全是一边倒的,在场德国人一样不能容忍不同意见。但是,我的问题既有高度也有深度,无论是香港人还是德国人,都无法起哄。黄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他的知识储备中应该还没有“地缘政治”这个词。他只是回应说并不指望所有人都同意“新冷战”的说法,他是看到一些中国问题专家就中美贸易战提到这个说法,他就拿来用了。他又重复说,香港运动的诉求就是要中国政府落实承诺。老实说,黄肚子里货并不多,他的策略就是翻来覆去地说“民主自由人权”这样的漂亮话。

另外补充一点:他们如果掌权,只会更加霸道不民主。我举了四次手,每次女主持人都让我等着。最后一次,那个主持人还是不想把话筒给我,而是想给我旁边一个刚举手的德国人。直到我说,我先举手,她才不情愿地将话筒给了我。无非是看我是中国人,这就是典型的歧视啊,完全与民主自由价值观背道而驰。

Einstellungen设置
  • Erstellt von Chaoting Cheng In der Kategorie Politik政治 am 13.09.2019 18:00:00 Uhr

    zuletzt bearbeitet最后编辑: 17.09.2019 23:45
Beliebteste Blog-Artikel最受欢迎博客文章 Artikel empfehlen
Andere Artikel dieser Kategorie, die fόr Sie interessant sein kφnnten: Neueste Artikel der Kategorie Politik政治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Kommentare评论
  • Chaoting Cheng
    17.09.2019 23:55

    昨天我分享了与黄之锋在柏林“交锋”的情况之后,今天还有不少朋友来与我交流。但是我总觉得缺点什么:就是中国(大陆)人总是关起门自嗨,缺乏与香港同胞、德国人及国际朋友的真正交流沟通,这与在柏林的香港示威运动支持者形成了鲜明对比。他们准备充分而且相当专业,制作了大量的英语和德语材料,积极与德国精英和民众沟通,使得德国公众舆论几乎一边倒地支持香港的运动。这与公派学联组织的几次游行形成了鲜明对比,他们没有什么英语和德语材料,也严重缺乏与当地社会沟通。他们在德国挥舞中国国旗,高呼口号,但却只会给人以“义和团暴民”似的️印象,让德国人心生畏惧和反感。这与香港人和风细雨的方式一比较,高下立判。如果说这是一场争取国际民心的心理战和舆论战的话,那么大陆人已经输了,而且输得很彻底。

    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方法和技巧的,何况政治运作这样高度复杂敏感的事务。因此,我写了一个英文材料,欢迎转发给合适的人,算是为呼吁真正的民主尽点绵薄之力:
    blog-e3596-Dialogue-with-Joshua-Wong-in-Berlin.html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1
Xobor Xobor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