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是否是中国的地缘政治大战略?

“一带一路”是否是中国的地缘政治大战略?

04.10.2019 18:07

文 | 成朝庭
2019.10.04


“一带一路”是否是中国的地缘政治大战略?对此看法相当两极分化。一种是中国官方的说法,一再强调“一带一路”只是一个发展倡议,致力于在沿线国家促进“五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以“共商、共建、共享”的方式,实现共同发展,进而以发展促和平,是当今世界最受欢迎的“国际公共产品”。中国官方坚决否认“一带一路”包藏任何地缘政治野心。然而,大部分西方国家(以及日本和印度)尤其是美国的看法则截然不同,他们认为“一带一路”是中国以基础设施建设为手段,企图向沿线国家输出巨额资本和过剩产能以及以国家为主导的发展模式(国家资本主义),是一个图谋控制欧亚大陆和非洲并突进印度洋的地缘政治大战略;中国目光远大,最终目的是要对外扩张并与美国争夺世界霸权。

这两种看法实际上都过于极端,并不完全符合事实。这方面的文献我看了不少,认为日本学者Yasuyuki Ishida的叙述最为接近事实。Ishida指出:在911事件之后,美国外交政策的中心是反恐,地缘力量投射重点区域是中东和中亚,而不是中国所在的东亚地区。然而,进入2010年以后,中国迅猛崛起和扩张的势头震惊各国,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为此推出了以中国为目标的“亚太再平衡”战略(“重返亚洲”),综合涵盖外交、安全和经济等方面内容,是一个全方位的亚太地区战略,从而从东南方向给中国施加了巨大的战略压力。作为回应,中国最高领导人在2013年提出了“一带一路”倡议,不是寻求与美国在东南方向的亚太地区正面对抗,而是将目光转向西边的欧亚大陆和印度洋地区,以促成一个以中国为中心的区域。“一带一路”造成的浩大声势和无远弗届的影响,恐怕是中国领导人始料未及的,堪称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以来推出的最为重大和成功的“发展倡议”。为反制“一带一路”,由日本提出、并得到澳大利亚和印度支持、最终被美国接纳和光大的“印太战略”由此应运而生。至此,美中两强的地缘政治角逐(欧亚 vs. 印太)开始上升到集团对抗的新阶段。

由此可见,中国领导层并非主动“顶层设计”了“一带一路”,而是为应对美国的“亚太再平衡”而以中国独特方式做出的战略性回应。但是,事态发展到现在,一个万亿美元级别的发展倡议,而且是以基础设施建设为依托,还要延伸到北极、网络空间和外太空,不产生重大地缘政治影响是不可能的。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德国在奥斯曼土耳其的配合下启动了雄心勃勃的“柏林-巴格达”铁路项目。尽管这只是一项基础设施工程,却具有极其重大的地缘政治和战略意义:一旦该铁路建成,意味着德国强大的工业能力与中东地区丰富的能源和庞大的潜在市场牢牢联系在一起,并将德国的政治影响力延伸到西亚和南亚地区,进而打通从波斯湾到印度洋的海上通道。而这一通道将避开占优势地位的英国海军,绕过英法控制下的苏伊士运河,使得强大的德意志第二帝国陆军出现在印度洋北岸成为可能,从而威胁大英帝国皇冠上的明珠:印度。因此,“柏林-巴格达”铁路项目遭到英国的极力反对,英德两国为此展开激烈的地缘政治角逐。这场角逐无疑对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功不可没。而今天的“一带一路”,是一个海陆一体的庞大计划,就其规模和影响而言,不知超出单一的“柏林-巴格达”项目多少倍。从这个意义上说,“一带一路”是中国的主动设计还是被动应对已经不再重要。何况中国正在对该计划持续不断地投入庞大资源,将其从项目驱动式运作上升为机制化运作。亚投行等一系列强大机构的建立,显示中国不但无意在批评声浪下偃旗息鼓,反而决意将该倡议作为国家重大战略推进实施(已经写入党章)。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还继续坚称“一带一路”只是一个发展倡议而否认其地缘政治和战略影响,多少有些掩耳盗铃。

2012年10月,中国著名学者王缉思(北大国际关系学院院长)在《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名为《“西进”,中国地缘战略的再平衡》的文章,明确指出,“当美国战略重点‘东移’,欧印俄等‘东望’之际,地处亚太中心位置的中国,不应将眼光局限于沿海疆域、传统竞争对象与合作伙伴,而应有‘西进’的战略谋划。” 此文被广泛认为是“一带一路”倡议的滥觞。果然,一年之后,中国领导人相继在2013年9月和10月发出了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呼吁。由此可见,“一带一路”的前世确实就是一项地缘政治战略构想。然而,对于该战略在国际社会激起的广泛回响和西方及印日等国的强烈反应,中国方面始料未及,因而矢口否认这是一项“地缘政治战略”,同时将英文名从原来的“One Belt, One Road”改为“Belt and Road Initiative”,以突出其“倡议”特色。

2019年9月初,德国席勒研究所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的几位专家学者到柏林来做了一场名为“‘一带一路’在西亚非洲的和平和稳定中扮演的角色”研讨会。我参加了该研讨会,并就“一带一路”的地缘政治属性向与会的这些中国第一流专家学者提问。我的问题如下:

“‘一带一路’强调发展导向和开放合作,理应得到各国支持。但是发展必须在稳定的政治架构和安全保障下才有可能,这也是中国在过去四十年取得重大进步的原因之一。中国的执政党发挥了强大的领导力,保障了国内的政治稳定,从而为经济迅猛发展创造了前提条件。‘一带一路’要想成功,也必须有一个稳定的国际秩序和基本安全保障。不管有多不喜欢美国,都必须承认美国是当前国际秩序构建者和安全提供者。中国是准备取代美国成为国际安全和公共产品提供者,还是打算继续在美国领导下的安全和秩序框架内推进‘一带一路’?”

社科院专家对此问题的回答仍然是强调“一带一路”不是地缘政治战略,而是一项经济发展倡议。中国并不会为这些项目提供安全保障,而是依赖当地国家的政府。从这个回答来看,社科院专家把我的问题庸俗化为项目实施中的具体安保问题,而对“一带一路”将如何与由美国建构的现有国际秩序和安全框架相处却避而不谈,因此我并不是很满意。这个问题是绕不开的,“一带一路”必然产生的重大地缘政治效应,以及由此构成的对美国霸权的强烈挑战,不是靠口头否认就能回避的。对此,中国学者必须拿出强有力的argument,否则国际社会的疑虑将只增不减。

Einstellungen设置
  • Erstellt von Chaoting Cheng In der Kategorie Politik政治 am 04.10.2019 18:07:00 Uhr

    zuletzt bearbeitet最后编辑: 08.10.2019 21:47
Beliebteste Blog-Artikel最受欢迎博客文章 Artikel empfehlen
Andere Artikel dieser Kategorie, die fόr Sie interessant sein kφnnten: Neueste Artikel der Kategorie Politik政治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2
Xobor Xobor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