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历史、Institution及反抗权威

中国历史、Institution及反抗权威

06.11.2019 21:35

2019.11.06


昨天我参加了德国著名汉学家、柏林自由大学副校长Klaus Mühlhahn教授(中文名:余凯思)对其新书《让中国现代化:从大清到习近平》的介绍讲座。M教授主要研究中国历史,他在这本书中从institution视角来解读从大清帝国到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变迁。他认为,insitution不是组织,而是一套成文和不成文的规则集合。我将成文的insitution翻译为“制度”,将不成文的institution翻译为“习俗”,合起来是“制度习俗”。M教授认为,晚清从当时的世界最强国家之一沦落为一个任人宰割的弱国,最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清的institution不能对其所面临的重大挑战作出有效应对,这些挑战包括金融危机、环境灾难和西方帝国主义入侵。自晚清以来,尽管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并取得了长足进步,而且有效地建立了“nation state”(民族国家),但至今却未能建立起具备合法性、公平合理的institution,因此他对中国的未来不抱乐观态度。

应该说,我基本上赞同M教授对中国历史的解读和分析,但是,他毕竟是一个德国人,有着某种程度的“西方中心主义”(尽管他强调,他在写作那本大部头著作的时候一直尽量避免“西方中心主义”)。所以我的老毛病又犯了,决定挑战他一下,提了这个问题:“您的看法显然与中国共产党相左,中共认为他们已经创造出了一整套新型的治理模式,而且深信这套被称为‘中国之治’的模式比西方体系还要更加优越,这是中国在过去数十年实现经济迅猛发展和社会巨大进步的主要原因。对此您有什么话说?”

M教授似乎很受这个问题的刺激,颇为激烈地辩解说,“中国现在确实非常自信,但是中国却存在宪政困局(constitutional dilemma):政治‘制度习俗’仍然很脆弱(brittle);合法性是一个问题;政府一方面非常强大,另一方面也充满强烈的不安全感。” 他认为中国在建立institution方面并不成功,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连基本的食品安全都无法保证,中国人还在德国大肆购买德国产奶粉。

M教授是一个在学术上已经功成名就的人物,又身居柏林自由大学副校长的高位,也是教过我的老师之一。他的强烈言辞让我有些意外,我感到可能“犯上”了。然而,我并不担心遭到他的打击报复,因为在德国,我觉得还是可以反抗权威的,大学似乎也制造一种气氛鼓励学生能够形成自己的独立意见,只要能够言之成理。即便是一个普通的德国人,在大人物面前也神态自若,毫无中国人常见的那种在领导面前谄媚的丑态,而大人物们也很少有八面威风的架势。我还记得前副总理、SPD党主席加布里尔与一位清洁女工对话,她的气势明显压倒了身居高位的他。但依我在中国机构工作的有限经验来看,在公开场合挑战学术权威和行政领导,多半是不想混了。在一个等级社会,存活下来的方式,或者是做唯唯诺诺的奴才,或者是雄踞食物链的最顶端,斯大林和毛这样的人物,才可以作威作福予取予夺,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媚上凌下。

Einstellungen设置
  • Erstellt von Chaoting Cheng In der Kategorie Politik政治 am 06.11.2019 21:35:00 Uhr

    zuletzt bearbeitet最后编辑: 07.11.2019 21:21
Beliebteste Blog-Artikel最受欢迎博客文章 Artikel empfehlen
Andere Artikel dieser Kategorie, die für Sie interessant sein könnten: Neueste Artikel der Kategorie Politik政治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0
Xobor Xobor Blogs
Datenschut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