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斯林不是受压迫者 伊斯兰教充满扩张性

穆斯林不是受压迫者 伊斯兰教充满扩张性

26.05.2016 00:14

很多人认为,穆斯林才是这个世界的弱者,才是受压迫者。正是因为外部大国势力的介入,正是因为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推行“政权更迭”,企图用外力强行改造中东北非伊斯兰世界,才导致该地区大批穆斯林沦为难民,流离失所。西方为此必须承担道德上的责任,负有无条件接纳穆斯林难民的义务。


2016.04.07

很多人认为,穆斯林才是这个世界的弱者,才是受压迫者。正是因为外部大国势力的介入,正是因为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推行“政权更迭”,企图用外力强行改造中东北非伊斯兰世界,才导致该地区大批穆斯林沦为难民,流离失所。西方为此必须承担道德上的责任,负有无条件接纳穆斯林难民的义务。

实际上,这也是“基地”和“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的理论基础之一。他们认为,穆斯林在全世界都遭到压迫,西方尤其是罪魁祸首。因此,为反抗压迫、为追求圣战,他们有权使用一切手段报复,包括对平民发动无差别、无底线的恐怖袭击。纽约驾机撞毁世贸大厦的“行为艺术”、伦敦地铁爆炸、在巴黎对查理周刊的野蛮攻击和音乐厅行刑式的处决、以及最近欧洲首都布鲁塞尔的机场地铁连环爆,都是伊斯兰极端分子实践其理论的杰作。在文明世界对这些恐怖袭击事件同声谴责之时,伊斯兰激进分子却士气大振。而整个穆斯林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是怎样的心情?十分令人思量。不错,的确有一些穆斯林领袖出面表示恐怖分子不能代表全体穆斯林,恐怖攻击也为伊斯兰所不容,伊斯兰教是一个“和平”的宗教,全世界穆斯林是爱好和平的人们。但是,也有大量事实显示,全球穆斯林社会主体实际上对这些恐怖事件保持了令人震惊的沉默,甚至还有很多穆斯林为此而欢欣鼓舞。911事件发生之后,很多穆斯林奔走相告,庆祝对最大撒旦美国的沉重打击,视之为穆斯林的重大胜利。最近,当比利时警察成功抓捕巴黎惨案主犯之后,立刻引发布鲁塞尔穆斯林社区骚乱。凶悍的穆斯林青年群情激愤,抗议警方抓走他们藏匿数月之久的“英雄”。

现实给我们展示了一幅复杂的图像,对于文明社会中的大多数善良人们来说,恐怖分子是人类的公敌,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都必须反对,一切为恐怖分子开脱张目的理由都是在为魔鬼辩护。然而,穆斯林世界的反应却并不是那样简单。如果我们深入历史的纵深,回顾伊斯兰教诞生、崛起、扩张和传播的发展历程,直达伊斯兰神权政治的本质,可能会有更深入的思考。

公元570年,一位惊世骇俗的伟大人物诞生在阿拉伯半岛沙漠,他叫穆罕默德。尽管他是一个文盲,但这位天才人物在40岁的时候,创办了一个生命力极为旺盛的强大宗教,这个宗教的内容是他收到的“真主启示”。伊斯兰教不同于有史以来的任何人类社会,它具有强烈的扩张性,在某些方面追求极端的平等主义;它规定每天必须频频祷告,把信仰变成了一种生活方式;它强调宗教和政治权力的一体性,即所谓的“政教合一”,从而把伊斯兰教的扩张从一项帝国事业变成了信徒神圣的义务。穆罕默德及其追随者组建了一个社群组织,以摧枯拉朽之势统一了阿拉伯半岛,把这一地区当时的流行信仰(主要是犹太教、基督教和波斯袄教)连根拔除,以伊斯兰教取而代之。

公元632年,穆罕默德去世,但此后100年间,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大军发起了一波又一波汹涌的扩张狂潮,先后征服了整个中东北非和波斯,西抵西班牙,东达北印度,建立起横跨亚欧非的庞大帝国,伊斯兰世界从此与西方基督教世界对抗长达上千年。13世纪初,彪悍的突厥人(奥斯曼土耳其)登上历史舞台,他们也信奉了伊斯兰教,并自称是统一的伊斯兰世界领袖,发动圣战,向四面八方扩张,他们首先削弱了拜占庭,然后征服了欧洲巴尔干和北非的大部分地区,并于1453年永远占领君士坦丁堡(今日伊斯坦布尔),1529年兵锋直抵西方基督教世界的心脏维也纳,高加索部分地区也被纳入奥斯曼土耳其版图,一个新的伊斯兰大帝国再次横空出世。历史上,伊斯兰文明是唯一曾陷西方于灭顶之灾的文明,奥斯曼大军两次兵临维也纳(另一次在1638年)。新老穆斯林征服者都深怀强烈的宗教信仰,异教徒要么皈依伊斯兰教、诵读古兰经,要么缴纳人头税、做供养穆斯林勇士的顺民,如果两样都不接受,那就必须成为穆斯林勇士的刀下之鬼。

伊斯兰教在亚非欧三大洲上的迅速蔓延,让人们更加相信它负有神圣的使命,而穆斯林自己也坚信伊斯兰必将统一世界,并给全人类带来“和平”。从理论上来说,在伊斯兰教征服全世界前,穆斯林与其它异教徒和无信仰社会实际上是处于战争状态。在这个信念的驱动下,伊斯兰教不同于任何其它宗教和意识形态,它既是一种宗教,又是一个多族裔的超级国家和一种新的世界秩序。

伊斯兰教强烈的扩张冲动与生俱来,穆斯林凭借强悍的扩张能力,取得了震古烁今的扩张成果。想当初,穆罕默德只不过崛起于荒漠之间,而今日伊斯兰国家遍布亚非欧三大洲,全球穆斯林数量几达16亿,而且生育率奇高,超越任何其它文明,人口扩张势头迅猛。穆斯林世界在近现代的挫折,在近1500年的历史长河中只是短暂一瞬,既抹杀不了他们过去的扩张历史,也掩盖不了他们的扩张本性和生猛本色,更不可能阻挡他们未来更加强烈的扩张冲动。

其它宗教,尤其是基督教,也有过武力征服的不光彩历史,有时也是同样的狂热,同样用武力强迫异教徒归顺,从而履行自己的宗教使命和帝国使命。今日基督教的大本营之一是拉美,而这是西班牙和葡萄牙殖民者几百年残酷侵略和殖民统治的成果。但是西方经历了宗教改革,经历了文艺复兴,在经历了“三十年战争”的惨痛厮杀后,西方建立了以主权国家作为国际社会主体的“威斯特伐利亚”体系;西方世界是政教分离的,所谓“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今日的西方社会,基本是世俗化的,基督教更大程度上是一种精神信仰,是一个哲学和历史概念。西方世界很难再在宗教的旗帜下发动“圣战”和扩张。

然而在伊斯兰世界,情况却很不一样。尽管在近现代,尤其是二战结束后,也涌现出一批遵照威斯特伐利亚体系的民族国家,但这些国家,相对于伊斯兰的宗教影响,是脆弱的。在整个伊斯兰世界,小集团和大信仰,即部落和伊斯兰信仰,一直是忠诚和义务的中心,而民族国家则不太重要。伊斯兰国家的世俗统治者,也必须借助宗教的强大影响力,才能维持其统治。如今,在整个穆斯林世界,都在席卷一场伊斯兰复兴运动,“伊斯兰是解决方案”的呼喊响彻云霄。横扫中东北非的“阿拉伯之春”,并没有带来西方式的自由民主,反而激活了各式各样的原教旨主义极端分子,在这些国家中,伊斯兰宗教影响力越来越强大,是一个冷酷无情的现实。即使是穆斯林国家世俗化的楷模土耳其,局面也正在发生重大的变化,执政的AKP(正义与发展党)是伊斯兰保守党,有扭转世俗化的强烈趋势,总统埃尔多尔想当现代素丹之心,已是路人皆知。

因此,一个日趋政教合一的穆斯林世界,将担负起扩张伊斯兰教的天赋使命,恐怕是不以人们意志为转移的事实。

Einstellungen设置
  • Erstellt von topofworld In der Kategorie Allgemein综合 am 26.05.2016 00:14:00 Uhr

    zuletzt bearbeitet最后编辑: 23.03.2018 22:02
Beliebteste Blog-Artikel最受欢迎博客文章 Artikel empfehlen
Andere Artikel dieser Kategorie, die fόr Sie interessant sein kφnnten: Neueste Artikel der Kategorie Allgemein综合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0
Xobor Xobor Blo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