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U向左?AfD向右?

CDU向左?AfD向右?

06.06.2016 00:15

在这次关于难民问题的讨论中,本人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比如说,一提起右翼,就马上有人扣一顶“排外”的大帽子,斥责为新纳粹、种族主义、反难民、反移民、反外国人、冷酷、没有人道主义情怀,等等。总之,不是理性地批判对方观点,而是先把自己摆在一个道德制高点,企图在道德上将对方一棍子打死。

这要么是在政治上惊人地无知,缺乏基本的政治常识,要么就是故意混淆是非,阻止理性正常的政策讨论。


2016.02.24

在这次关于难民问题的讨论中,本人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比如说,一提起右翼,就马上有人扣一顶“排外”的大帽子,斥责为新纳粹、种族主义、反难民、反移民、反外国人、冷酷、没有人道主义情怀,等等。总之,不是理性地批判对方观点,而是先把自己摆在一个道德制高点,企图在道德上将对方一棍子打死。

这要么是在政治上惊人地无知,缺乏基本的政治常识,要么就是故意混淆是非,阻止理性正常的政策讨论。

左派和右派的称呼最初起源于18世纪末的法国大革命。1791年的法国制宪议会上,温和派的保王党人都坐在议场的右边,而激进的革命党人都坐在左边,从此便产生了“左派”、“右派”两种称呼。

在西方和日本政治中,经典的左派右派分野是,左派更强调平等,右派则捍卫自由;左派激进,右派保守。

从经济政策角度看,左派接近社会主义,右派接近自由主义。二战以后,西方国家传统的左右对峙格局,在德国主要是社民党(SPD)vs.基民盟/基社盟(CDU/CSU),在法国主要是社会党vs.保卫共和联盟(现在改名叫共和党),在英国是工党vs.保守党,在美国是民主党vs.共和党,在日本是民主党vs.自民党。不同的国家国情不同,人民对于政治的诉求,重点有所区别,所以左右两派具体的政策分歧不一定突出地表现在经济领域,在社会领域反而更为明显。一般而言,右派的经济地位较为优越,中产、上产阶级居多,倾向于自由市场经济和小政府,生活上保守基督教传统价值观,如稳定、传统的婚姻家庭,信奉通过努力工作来改变自身地位,比较注重本民族和本国利益,比较提倡爱国主义;而左派支持者包括众多经济和社会地位较低的人士,主张强大的工会、大政府和福利社会,淡化国家民族意识,鼓吹普世主义。在多数西方国家,农民倾向于右派,而知识分子则倾向于左派;年轻人一腔热血,不谙世事,常常是左派支持者,在饱经人世沧桑后,到中老年往往变成右翼保守派。

无端把“仇外排外”的大帽子扣在右派头上,是不公正的,是错误的。这是没搞清楚右派和极右的区别。极右的一个显著特征是排外,这是我们必须反对的,尤其是作为移民必须反对的。但右派并不意味着仇外排外,右派的基本特征是稳健,右派致力于保守传统价值观。在美国、英国、法国和德国的主流右翼政党,都是稳健保守的力量,他们都有长期执政经验,又有哪一个是仇外排外的呢?我们应对西方国家右翼力量有一个基本了解和正确认识。不要妖魔化右翼,不要把右翼视为洪水猛兽,不要把排外的大帽子扣到右翼保守派头上。

西方国家的媒体,很大程度上是掌握在左翼知识分子手中,因此,左翼的声音往往被过度放大。但是,真正体现民意的,不是左翼知识分子的喉舌,而是广大选民手中的选票。右翼保守派往往是沉默的大多数,是中产阶级。关于默克尔的难民政策,德国民意到底如何?马上举行的巴登-符腾堡、莱茵兰-普法尔茨和萨克森-安哈尔特三州选举,将是一个试金石。

实际上,左派、右派的划分,不是绝对的,而是一个动态变化的过程。右翼政党可能采取左倾政策,比如默克尔敞开接收中东北非难民;左翼政党也有可能向右转,比如施罗德的“2010议程”,就有大量通过削减劳工福利以增强德国竞争力的措施。施罗德的右转,引起部分左翼基本盘不满,转而投奔更左倾的左翼党(Die Linke);同样,默克尔领导CDU左转,也直接刺激了更右翼的AfD崛起。

下图是德国选举和政治研究机构Infratest dimap绘制的2015年11月德国政党左右派系图:



这张图清楚地反映了德国各主要政党(左党、绿党、SPD、FDP、CDU、CSU、AfD和NPD)的左右倾程度及变迁历程。有意思的是,自默克尔掌权以来(2005年),CDU这个传统的右翼政党,正不断左转,尤其是在能源政策(关闭核电站)和难民问题上,都采取了迎合左翼的政策。如今,CDU的左倾程度,已经相当接近SPD了。另一个显著的变化,就是当初以反欧元为初衷而建立的AfD,在难民危机的刺激下,短短一年之内,大幅右转,如今被广泛视为一个右翼民粹政党,强烈反对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目前AfD的右倾指数,直逼老牌极右政党NPD。令人关注的是,多个民意测验表明,AfD可能已经崛起成为仅次于CDU/CSU和SPD的德国第三大政党。这已经引起德国政坛当权派的恐惧,SPD党魁Gabriel就公开要求德国宪法法院颁布对AfD的禁令。

极左的政策,必将激化矛盾,刺激极右的崛起。极右和极左是孪生兄弟,在谴责极右的同时,我们别忘了他的助产婆。当前过度宽松、乱象丛生的难民政策,不但激起了德国普通民众的愤怒,也威胁到广大合法移民的切身利益。因为,如果继续一意孤行,法国极右势力国民阵线崛起的德国版不是没有可能,那绝非广大合法移民之福。如果我们爱这个第二故乡,就要用理性来思考。

作为移民,我们必须反对排外的极右势力。但是,我们也要深思,谁的政策激活了极右这头真正的猛兽,谁让极右收获日渐升高的民意,谁点燃了极右爆发的导火索?法国国民阵线的崛起,难道不是拜法国失败的移民政策和低劣的执行力所赐?德国正在步法国后尘,事实摆在眼前。如果说将来德国政治右转,甚至极右得势,默将是头号功臣。情怀是美丽的,现实是冰冷的;霹雳手段方显菩萨心肠,妇人之仁终坏大事!

Einstellungen设置
  • Erstellt von topofworld In der Kategorie Allgemein综合 am 06.06.2016 00:15:00 Uhr

    zuletzt bearbeitet最后编辑: 23.11.2016 22:07
Beliebteste Blog-Artikel最受欢迎博客文章 Artikel empfehlen
Andere Artikel dieser Kategorie, die für Sie interessant sein könnten: Neueste Artikel der Kategorie Allgemein综合

Melden Sie sich an请登录, um die Kommentarfunktion zu nutzen


disconnected Foren-Chat 论坛聊天 Mitglieder Online 0
Xobor Xobor Blogs